喬治(歐路奇莫赫 飾)帶著妻子安娜、兒子和狗狗,一起到他們在湖畔旁的別墅度假。行李才剛放妥,就有自稱是鄰居的兩名年輕男孩-保羅和彼特闖進,來跟安娜借蛋。好心的安娜將蛋借給了他們,兩人卻仍賴著不走。

之後,他們不但先殺了狗,還把喬治的腿也打斷,更把他們一家人都監禁在這裡,並開始逼迫他們加入這場殘酷的遊戲…。 被監禁的喬治一家人自此開始受盡了各種的折磨。儘管他們數度想盡辦法脫困,換來的卻是一次又一次更殘暴的對待…。保羅和彼特究竟用了哪些恐怖的方法來凌虐喬治一家人?這一家人最後又能順利脫困嗎?《大快人心》將帶您親身感受這場驚悚百分百的戰慄遊戲!

------------------------------------------------------------------------------

  看了以上的劇情簡介,你的腦中可能會浮現出《恐怖旅社》、《驚聲尖叫》等驚悚片的模式-血腥、殘虐、噁爛、肚破腸流、斷手斷腳…等,如果想到這些要素便讓你血脈賁張、興奮難耐、雙手不受控制地將本片拿去櫃台,勸你還是將它放下吧,因為你想要的這些-本片都沒有!

  和《冰川三部曲》一樣,本片在畫面上做了極度的冷處理:你可能會聽到人的慘叫聲,但不會看到被刀刺的畫面;你可能會看到濺了一牆的血,但不會看到人被殺的瞬間。

  一切都很冷靜、很冷靜。麥可漢內克不用賣血賣肉的畫面來博得你的注意,也不讓兇手做出一般變態殺手的白痴變態把戲;他們彬彬有禮、白白淨淨,他們的行為也許算不上變態,但你會懷疑他們有沒有人性!

  看這部片的過程,老實說很折磨;他們是這麼的計畫週到、這麼的戲謔、這麼的泯滅人性。本片沒有什麼配樂、沒有什麼情緒起伏,但在觀看時你的心會被緊緊揪著不放,直到播映結束才能放鬆。這不是一場電影,這是一場兇手和被害者、觀眾共同參與的遊戲,這是一場Funny Games!

  嗯?觀眾共同參與?

  到這裡我要提醒一下,這部片的宗旨並不是「瘋狂殺手虐殺記」,它的目的不只是要你看平凡家庭被兇手折磨、虐殺;有些人抱著看虐殺片的心態看本片,結果看完後罵聲連連,還說被導演耍了-所以,你最好懷著開放的心情觀看本片,順便帶著一點想像力-這是一部互動性很高的片子,就讓麥可大叔打破你對驚悚片的既有邏輯!

(以下有雷,未看本片者請離開)



























  夠狠…那個萬惡遙控器,麥可大叔真敢玩XD看到這裡會一頭霧水也是應該的吧?(因為會突然不知該如何定位本片。本來以為在看驚悚片,後來變成…科幻片?XD)其實從頭到尾,保羅和彼得就是用不同的態度在片裡面演出-保羅會一直對鏡頭講話、眨眼、微笑(真靠腰他的笑容讓我好毛),而彼得則和其他角色一樣,安分守己地擔任自己的劇中角色。這樣的行為在最後他們兩人在船上對話時應証了-保羅認為當自己在觀看虛擬的東西時,那個「虛擬」本身便變得跟真的一樣了,而彼得則駁回了這個說法。看到這裡,不禁覺得那個遙控器真是妙啊!反正大家一開始就知道這是假的,那變出個小叮噹的遙控器又有何不妥?

  人真的很奇妙,在看電影、小說、戲劇時,明明知道那是假的,卻又會為它哭泣、大笑、緊張、害怕;但如果觀看時不將自己投入其中,又怎麼會得到樂趣呢?人又為何要有這些活動呢?說到底,電影、小說、戲劇的存在目的是什麼?一個必須將自己置身其中才能得到樂趣的娛樂活動,目的是不是為了要在有限的生命中體驗各種人生?

  想一想,人真的常常在現實與虛幻中遊走,除去上述那些,當然網路也是。久了之後,假的變成真的,而真的好像也沒那麼重要;遙控器提醒了我們:「嘿,你們只是在看戲,別太認真了。」如同片名一般,導演一開始就告訴我們,這只是一場遊戲,觀眾也是玩家之一。但我並不認為麥可大叔在嘲笑「看戲的是傻子」。如同他一貫中庸的態度,不帶任何批判的色彩;他只是點出了一個現象,一個普遍於世的現象。

---
題外話…《大快人心》居然拍了美國版!女主角竟是娜歐蜜華茲,導演也一樣是麥可漢內克!台灣上映的話我應該還是會去看,不過看看那個新版的兇手,一樣的回眸一笑,人家舊版演來戲謔又讓人毛骨悚然,新版怎麼看都只是鄰家陽光大男孩…囧

遜掉啦!不能找更內斂的人來演嗎!?囧

後來才發現舊版演保羅的原來是《班尼的錄影帶》那個死小孩班尼…天啊!完全認不出來!這傢伙…從小變態演到大變態…更可怕的是:太適合了!=w=



創作者介紹

虛偽的美麗

千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