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砲俠.jpg

  20XX年,我失去了我的摯友。


  「欸,潘仔,你在幹嘛?」

  我剛洗完澡從浴室出來,用力朝裸著上身打電腦的潘仔肩上一拍。

  「喔,幹!很痛耶!」他回頭瞪了我一眼。

  「你在幹嘛?把妹?」

  「我在戰鬥啦!」他得意地指了指佈滿黑底黃字的螢幕。

黏踢踢實業坊.jpg

  「你……」我皺起眉頭。

  「好啦,別管我了,我戰得正熱血咧!」潘仔伸手一揮,將我趕回自己的座位上去。


  潘仔做這種事情,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打從我跟他同寢室以來,我就常常目睹他在網路上跟群雄大戰,而且每次一戰起來一定要直到對方噤聲、板主出面、水桶處分-他才會停止(或是說被迫停止)。他無所不戰、無所不酸,各種大絕如「不爽不要○、有種你來○、你自己又多○○」都是他的愛用句,各大板面都可以看到他的蹤跡,每當他經過必屍橫遍野(到處都是刪文痕跡)、寸草不生(板主下達「板面唯讀」指令),他,人人聞風喪膽,他,人稱黏踢踢戰神-- 嘴‧砲‧俠!(挪抬以示尊敬)

  「潘仔,為什麼你要做這種事?」有次我忍不住問他。

  潘仔停下打著鍵盤的雙手,回頭定定地看著我。

  「對的人需要做對的事。」他微微一笑。

  ………………幹,我還權力越大,責任越大咧。

  記得我和他剛認識時,他只是個純真樸實的大一生,成績普通、人緣普通、家庭背景普通,雖在班上不甚起眼(聽他同學說的,我和他不同班),但也不至於惹人厭;看著上了大三的他如今這副劍拔弩張、憤世嫉俗的模樣,真的讓我很想知道:這幾年來,他到底出了什麼事?

  難道真的就像那些網友說的,他只是想引人注意?


  「阿明,」
  「今晚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了。」

  「怎麼,你終於被人肉搜索了嗎?」我專心致志地看著電視上的世界盃轉播,頭也不回地答道。

  「這些是我跟你借的CD、書、A片跟遊戲。烤箱跟電視就送給你了,還有冰箱的食物你也可以吃掉。」

  我回過頭去,看著桌上成堆的物品。

  「喂,不會吧,你……」我吃驚地瞪大雙眼。

  「謝謝你這些年來的照顧。」他朝我行了個禮。

  「你……你幹嘛?為什麼突然要走?家裡出了什麼事嗎?」記得他說過,最近他爸老抱怨身體狀況大不如前。

  「我家沒事,」
  「是國家出事了。」

  ………………………………………………………………………

  「這個笑話不太好笑耶。」

  他朝我微微一笑。

  「看來,是該將真相告訴你了。」
  
  根據潘仔的說法,他本來只是個普通的大學生,只想過著普通的生活,一點都不想惹是生非;可是某一天,當他在實驗室做實驗時,被一隻沒見過的蜘蛛咬了一口。

  「所以你就變成蜘蛛人了?」我狐疑地望著他。

  「我跟他施展力量的方式不同。」
  「我是嘴砲俠。」

  「………………………………………………」

  「我可以施展嘴砲的能力。」

  「……我要繼續看世界盃。」我將視線回到電視上。

  「我說的是真的!」潘仔用力將我拉回來。

  「你不覺得很奇怪嗎?你也知道我本來是多不起眼的人,為什麼現在要在網路上到處找人吵架?」

  「有人說你只是想引人注意……」我怯怯地說。

  「不是這樣的!」他猛力一推,讓我整個人跌坐在椅子上。

  「你看看這個。」

  他湊過身來嘟出他的章魚嘴。起先我以為他要強吻我,正當我要給他一拳時,才發現他的下唇內側刺著一個小小的「砲」字。

  「嘴……砲?」

  「沒錯!」他得意地收回章魚嘴。

  「原來你這麼變態……」

  「在我被蜘蛛咬了一口後,我的嘴唇就開始奇痛無比;我以為是火氣大,當我拉開嘴唇後,才發現裡頭刺了一個字。」潘仔無視我的吐嘈,滔滔不絕地訴說著。

  當潘仔口中出現「砲」字後,他的人生就全變了。他擁有一種既強大又悲哀的力量,那就是嘴砲能力。這種能力會使他不自覺在網路上引起爭端,他可以透過嘴砲能力給予對方精神上的傷害與身體上的疲憊,但他同時也會遭受對方的反擊,受到精神與肉體上的傷害--不過這些傷害會在他體內轉化成更大的嘴砲能量,因此他會越戰越強、越挫越勇,而他一直下意識地覺得應該儲存這些能量,以等待決戰之日的到來……

  「今天就是決戰之日。」

  「決戰之日?」

  「你應該沒料到,台灣還有另一個嘴砲俠……不,嘴砲魔吧?」

  「你是說……」

  「『謝謝指教』、『依法行政』、『我沒看報紙不知道』。」

  「他……他不就是!!」

  「不要說,」
  「這是不能說的名字。」

  「原來他是嘴砲魔……難怪嘴砲連篇、毫無建樹!可是他是全台灣最有勢力的人,你鬥得過他嗎?現在不是還有右護法『白賊液』在旁護駕?」

  「是啊,這是一場硬仗。所以我得先跟你告別……我可能回不來了。」

  「為什麼是今天?」選舉日還沒到啊。

  「因為我整天對著電腦吸收了太多負面能量,我的身體……已經快不行了。」

  「在我倒下之前,我必須將兩千萬人的怨念一口氣傾倒在他身上、打倒他,否則等到他和對岸的混世魔王聯手,我就沒勝算了。」

  「你……」我伸出手來,想要拉住這名即將離我遠去的友人。

  「再見了,朋友。」

  他留下一個帥氣的笑容,關上房門離去。

 

  從此之後,我就再也沒見過潘仔了。



  嗯?你問那場決鬥是誰贏了?


  誰贏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

  有一個人願意為台灣人民挺身而出,

  而那個人,

  只是個默默無聞的大學生。


  加油,台灣。


 PS.這篇是參加批踢踢eWriter板徵文的文章,特此轉錄過來並加上插畫XD

喜歡這篇文章嗎?別忘了推一個喔!>D<
分享到臉書或撲浪,或↓↓↓


千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jakei
  • 如果真的可以把怨念加在那個人身上就好了...(怨~)
  • 我也是每看新聞一次就怨一次啊=.=+

    千森 於 2010/07/13 12:20 回覆

  • 雪薰
  • 我大笑XDDDDD
    上啊!嘴砲俠!!
    形象圖好有fu
  • 嘴砲俠!快轟了嘴砲魔跟白賊液!>O<

    千森 於 2010/07/13 12:28 回覆

  • 黑貓姊
  • 哈哈哈 推~
    很討厭嘴砲人
    而上班的地方也有一兩個這種人
    真是吵
    可以指點一下白賊液是誰嗎?


  • 你也可以叫他白賊義:p

    千森 於 2010/07/13 22:26 回覆

  • 黑貓姊
  • 喔 我知道了
    一個很虛偽的人
    而且真的是嘴砲
  • 他最近講的話都讓我很憤怒=w="

    「大人!白海豚要滅絕了!」
    「何不轉彎乎?」

    千森 於 2010/07/13 23:57 回覆

  • 貓小可
  • 我沒看新聞不知道...
  • 去看新聞就知道了=w=+

    千森 於 2010/07/24 22: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