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電大樓捷運站出口等人時,注意到了眼前的行道樹。

  或許是因為旁邊常停有許多腳踏車、機車,為了怕那些機械怪物侵害到行道樹,於是樹的周圍被粗厚的紅色鋼絲牢固地圍了起來,形成神聖不可侵犯的壁障。

  但我卻想到擂台。

  行道樹獨自站在擂台上,眼前沒有對手、沒有裁判,當然也沒有熱情聲援的觀眾。

  它獨自面對擂台。

  一個人的擂台。


註:圖片與現場情況有些微不同。


創作者介紹

虛偽的美麗

千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