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恰好是邁入失眠的第一個月。

  我找遍了各個名醫,試過了各種偏方,但全都沒有半點效果。豬太太說我應該多補充營養,於是我餐餐人蔘鮑魚、熊掌魚翅,結果睡意沒有增加一分一毫,但倍數增加的肥肉讓我差點從一隻羊變成一頭豬(註︰這句話不是針對豬太)。豹先生說我應該多運動,於是我早上和豹先生賽跑、下午和魚小姐比游泳、晚上和大象先生比腕力…回家時幾乎是攤在地上爬回去的,途中隱約看到河的對岸有老婆婆在對我招手,但還是沒有半點睡意。土撥鼠弟弟說我應該多吸取大地的精華,建議我早上先頭下腳上埋在土裡一天,到了晚上再頭上腳下埋在土裡直到日出…這個建議我沒有採納,剛剛我請警衛把他帶走了。

  奇怪的是,一開始因為沒有睡覺所帶來的精神不濟,過了一個月後,對我來說好像也沒有那麼困擾了。雖然頭腦還是昏昏沉沉,講話還是略帶遲緩(不過有人說我平常就是這樣),但健康上沒有什麼問題,除了黑眼圈深到好像會滲出墨汁之外,對生活幾乎沒有任何影響。

  也許你不相信,但其實失眠的這一個月,我還是每天照常上班。

  你說:精神不濟、頭腦昏沉,這樣要怎麼工作?拜託,你不知道有些工作只要上手後,就算沒有腦也可以做得很好嗎?打卡、打字、影印、開催眠會議(雖然我睡不著)、聯絡廠商、聽顧客抱怨幾句沒用的廢話…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連草履蟲都做得來,連孑孓都可以當上主管。

  …咳咳。

  總之,「失眠」對我來說,幾乎已成了生活的一部分。一開始的不適感隨著時間的流逝,竟然也不那麼令人在意了。怎麼說呢?就像穿上鞋子後發現裡面有小石子,一開始覺得很不舒服,但久了之後,竟也忘記它的存在。


—待續


創作者介紹

虛偽的美麗

千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