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叫做『優雅的殺人』?」她問。

  「一邊聽古典樂一邊殺人?」我說。

  「那叫做作。」

  「那……」
  「穿著晚禮服或是燕尾服殺人?」我搔了搔頭。

  「又不是玩Cosplay,」
  「而且衣服弄髒怎麼辦?」她瞪了我一眼。

  「也對。」

  她想了想。

  「要殘忍又有教養,」
  「就像貓咪一樣。」

*********************************

  「我可以請你再說一次嗎?」我說。

  「就像貓咪一樣。」她重複。

  「你是說貓咪會殺人?」

  「我是沒看過貓殺人,」
  「但我看過貓吃蟑螂。」

  (沉默三十秒)

  「總之,」
  「我認為殺人時必須優雅地進行。」

  「你是說殺人前還必須上國際禮儀學校嗎?」我不可置信。

  「是不必,」
  「但是殺人必須有教養,當然做壞事也是。」

  「看樣子壞人也不好當。」我笑著說。

  「社會是很嚴苛的。」

  我點點頭。

  「那麼,」
  「何謂『有教養的』殺人?」我問。

  「首先,不能濫殺無辜。例如甲欠你錢,你可以把甲絞成肉醬,但不能
呼甲的家人巴掌或是踢他鄰居屁股。再來,你必須盡快解決對方的性命,
不能像個心理變態者一樣大玩先姦後殺或是鞭屍之類的低級遊戲。」

  「原來如此。」

  「然後,有教養的『做壞事』是,」
  「你可以威脅或是利用別人,但是……例如,我今天想找個無辜的人,例如A
來替我幹掉B,我可以用錢誘惑他或是威脅他,但是在他幫我辦完事之後,我不能
以B的餘黨可能會報復為由而叫他把B的餘黨甚或是餘黨的餘黨也幹掉。」

  「也就是說,不能把人當笨蛋耍?」

  「沒錯。」
  「那是小混混才做的事,有教養的壞蛋不會這樣。」

  「這樣說來,」
  「似乎當壞蛋還有所謂的道德標準?」

  「嚴格來說是這樣。」

  我倒抽一口氣。

  「這太誇張了,」
  「壞蛋有道德感就不叫壞蛋。」

  「『壞蛋』只是一種稱呼。」
  「不是說做壞事的就是壞蛋,當然做好事的也不一定是好人。」
  
  「我有點搞糊塗了。」

  「例如,『殺人』在我們的認知裡是一件壞事,但如果殺人者是為了
自我防衛而殺人,他做的仍然是件壞事,但不能稱他為『壞蛋』﹔又,
強盜在路上搶劫時陰錯陽差地救了一隻差點被車撞死的貓,他不是有意
要救牠的,但他仍是做了件好事。」

  「嗯。」

  「這只是個一般性的例子,但是和我要表達的主旨是一樣的。」

  「我了解。」我說。

  「附帶一提,」她撥了撥落在額上的瀏海,看著我。

  「雖然我是個連螞蟻都不敢殺的好人,但要是你敢劈腿的話,
我會毫不猶豫地把你分屍埋在牆裡。」

  我打了個冷顫。

  「懂了嗎?」她伸出右手,撫著我的臉龐,眼神迷茫地望著我。

  我用力地點了點頭。

  「乖孩子。」

  她笑了笑,靠過來親吻我的額頭。


創作者介紹

虛偽的美麗

千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