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正常的愛情!」她拍桌,桌上的品克洋芋片稍稍晃了幾下,好不容易才站定姿勢;我拿著洋芋片的手停留在唇邊,右眼斜斜地看著她。

  「正常的愛情?」
  「例如?」前齒輕輕咬了一口洋芋片,喀嚓。

  「例如,你,林某人,」
  「天天陪我逛街買衣服,天天陪我喝下午茶,天天幫我按摩肩膀,還要天天跟我做愛。」她一口氣說完,臉不紅氣不喘。

  我吃下手中的洋芋片,左手拿起電視遙控器,按下開關。

  「不准裝耳聾!」她搶走我手中的遙控器,將只出現一秒的電視畫面關掉。

  「說是正常的愛情,」
  「我看這明明只是你個人的私慾表現吧?」我從罐裡拿了另一片洋芋片,無表情地看著她。

  「這對我來說就是正常的愛情啊!」
  「就像孔雀會展翅,母螳螂會把公螳螂的頭吃掉一樣。」

  「吃掉公螳螂的頭?」我嚇了一跳。

  「不要管我的比喻啦!」
  「總之我想要這樣。」她定定地看著我。

  我嘆了口氣。

  「那你想不想知道我對正常愛情的定義?」

  「嗯。」

  「做飯給我吃,織圍巾給我戴;不耍任性不鬧脾氣,也不可以干涉我跟誰聊MSN。」

  「那你可以去找外籍新娘啊!」她白了我一眼。

  「你也可以去找外籍新郎啊!」我回道。

  「我不要帶把的啦!」她打了我一下。

  我摸了摸被打的部位,苦笑。

  「所以我們是不正常的愛情耶。」我說。

  「嗯。」她點點頭。

  「那怎麼辦?」

  「沒關係啊,」
  「因為母螳螂也會吃掉公螳螂的頭。」她說。

  「你剛剛不是說這是正常的愛情嗎?」我一驚。

  「我說過了啊,」
  「不要管我的比喻嘛。」她瞪我一眼。

  「也是。」

  我笑了笑,左手滑到她的肩膀,右手將品克洋芋片的蓋子合上。


創作者介紹

虛偽的美麗

千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