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我隔壁的女子很喜歡尖叫。

  或許是工作不順心,或許是感情不如意;我不知原因為何,但每每她在家,不論早上中午晚上,總愛冷不防叫個一回。


  一、二、三,啊─────。


  我必須承認,我很想修理她。我想把她灌水泥沉入淡水河、也想把她丟入缸裡閹醬菜;情況許可的話,叫她在101大樓上玩跳水也是一個不錯的辦法。


  三、二、一,啊─────。


  但是我沒有這麼做。你知道嗎?理性這種東西就是這麼討人厭。我可以氣到手指發抖,打一個字母會出現兩、三個聲響;也可以氣到腦袋充血,好像下一秒腦袋就會爆漿血灑廉價加蓋屋。但我卻可以忍下來,我可以忍住不用正拳擊破介於我和鄰居之間的木板牆,也可以忍住不用蟑螂蛋來幫她放在冰箱裡的食物加料。

  
  One、two、three,啊─────。


  你說什麼?你說我可以勸告她?Come on,你以為我沒有試過嗎?我曾經用敲牆壁抗議過無數次,也曾經向房東反應過;但她的記憶力就像孑孓一般,記取教訓時間不超過五分鐘。你知道孑孓嗎?他們通常居住在水溝裡,沒有意外的話長大會變成嗡嗡嗡的蚊子。


  Three、two、one,啊─────。  

 
  你問我該怎麼辦?我怎麼知道,你怎麼不告訴我該怎麼辦?我又不是蚊子跟孑孓,我怎麼知道對付他們的親戚該怎麼辦?


  一、二、三。


  數到三,請尖叫。


創作者介紹

虛偽的美麗

千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