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是什麼?」

          「幸福又是什麼?」
--------------------------------
  當我眼睛睜開的時候,看到的是一大片的白。

  亮白的陽光,透過白色薄紗窗簾,一點不漏地灑入整個屋內。乳白的天花板有些斑駁,但仍顯得乾淨;床頭旁的水杯裝滿了陽光,盪漾著些微的光芒。

  「這裡是天國嗎?」我不自覺地說出口。

  正確來說,我並不知道天國的樣子。我不知道天國是否像這裡一樣一片亮白,也不知道天國是否也可以像我待的這個房間一樣,寬容地容納我的存在。

  我是個複製人。附帶一提,是個失敗品。

  我摸了摸腦袋,不禁想起了在那個國家裡所發生的事。記得我剛來到這世上的時候,第一眼所看到的,是一群穿著白袍,自稱「科學家」的人。他們欣喜若狂,口中念著「國家有救了」、「偉大的科學家誕生了」等等。我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只是對於他們熱切的眼神感到恐懼。他們團團圍上來,一個個對著我說道:「偉大的科學家,快幫我們製造新武器吧!」「現在是世界大戰,我們的情況非常危急啊!」「這一切都是出於正義,你一定要幫幫我們啊!」

  我還來不及回答,他們便把我丟到一個充滿精密儀器以及各式書籍、食物的房間關住,說是要我在裡面研究新武器。我左看右看,裡面的書籍沒有半點看懂,對於那些稀奇古怪的儀器也沒有半點頭緒。我放棄了,敲著門對外面大喊:「裡面的東西我都看不懂,沒辦法幫你們製造武器的,放我出去啊!」然而不管我怎麼叫喊,外面仍是一點動靜也沒有。我累了,索性躺在房間的地板上;我決定什麼都不做,靠著房間裡的食物撐下去,直到他們把門打開為止。

  不知過了多久,門開了。我躺在地上,身旁散落著一地的食物殘渣。門外的光線有些刺眼,我瞇著眼睛看著他們,那些巨大的黑影。

  「你這是什麼樣子,新武器呢?」帶頭的一個黑影趨前問我。
  「我沒做。」
  「什麼?!你沒做?!」另一個黑影說道。
  「裡面的書和儀器我都看不懂,我不會做武器…」

  他們似乎很驚訝的樣子,團團圍在一起竊竊私語,像是在討論著什麼。過了半响,他們確認般地互相點了頭後,便將臉轉向這邊,面無表情地朝我步步逼近。我本能地站了起來,一步步往後退。他們無生氣的眼神牢牢地盯著我,彷彿我的一髮一毫都不准逃掉一樣。我無助地退著,終於整個背貼在牆上﹔帶頭的一個人站了出來,緩緩地開了口。

  「我們是把你從兩百年前的偉大科學家基因中複製出來,爲我們製造武器用的。本以為可以得到新武器來解救國家,誰知道你除了擁有他的血統與外貌外,一點聰明才智也沒有複製到。我們的研究失敗了,你是個失敗品…」

  「失敗品必須被銷毀。」他惡狠狠地瞪著我。

  我嚇了一跳,才想要衝出去,便馬上被一個高大的男人抓住。他們七手八腳地朝我撲過來,正當我想要掙扎時,卻突然聽到外面傳來轟隆巨響,一瞬間天搖地動。

  「敵軍打過來了!」外面的人大叫。

  「可惡,怎麼這麼快!」帶頭的男子說道。

  抓住我的這些人撒手把我丟下,一個個沒命地往外衝。我不明就理,但也努力地衝出去和他們一起逃命;外面砲聲隆隆,天空裡佈滿飛機,很多人流著血倒在路旁。我沒命的逃,拼命的跑,後來逃累了便躲在一個壕溝裡,忍受著飢餓與恐懼。不知過了多久,砲聲停了,天空也不再有飛機盤旋,我才走出壕溝,茫茫地往前走。應該是出了國界了吧,走著走著,我來到一個完全沒有人煙,遍佈樹林與綠地的地方。後來看到一道高入雲端的圍牆,我一靠近,圍牆便開了個小洞自動,彷彿在歡迎我的到來。我什麼都沒想的走進去,才走沒多久,眼前便一片黑暗,然後就什麼都沒印象了。

  我就這樣意識一直停留在黑暗的深淵,直到剛剛。

  「你醒來了啊?」

  我嚇了一跳,將注意力移到聲音傳來的方向。一個男人站在門口,端著一盤簡單的食物,微笑地看著我。

  「你昏睡了好久呢。感覺怎麼樣?」

  他朝我走了過來,將食物放在我旁邊的櫃子上。他有著金色的頭髮與藍色的眼睛,長得很英俊;亮白的陽光映照在他身上,白色的上衣與白皙的皮膚恰巧和他同成一格,形成一股溫暖的光芒。

  就像天使一樣。

  「怎麼了?為何一直看著我?」他笑著說。
  「可能是眼睛太久沒張開,有點不習慣吧。」我瞞混過去。
  「對了,是你救了我?」我問。
  「是啊。你全身破爛倒在路邊,看來厭厭一息呢。我把你拖了回來照顧好幾天,如今你總算肯睜開雙眼了。」
  「謝謝,你真好…」
  「說什麼啊,這是應該的不是嗎?大家都這麼做啊。」
  「大家都這麼做?」
  「是啊,有什麼不對嗎?」他一臉疑惑地看著我。

  我注意到了他的眼神。他的眼神充滿狐疑,彷彿我剛剛提出的疑問是個天大的笑話一樣。彷彿把陌生人帶回家裡,並白白照顧他好幾天,是和吃飯睡覺一樣正常的事情,根本不需要多問。

  「對了,還沒問你叫什麼名字呢。」看來他不想追究剛剛那個問題,隨口問起了我的名字。

  我怔了怔。名字?我不知道我的名字,他們那幫人並沒有幫我取名字,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我是個「複製人」。

  「我叫『複』。」
  「ㄈㄨˋ?」
  「複製的『複』。」
  「喔,我懂了。」
  「我叫『馬修』」。他笑著說。
  「那麼,你為什麼會昏倒在那裡呢?」馬修接著問。
  「我迷路了,身上又沒有錢…」我隨口撒了個謊。
  「這樣啊,那你家在哪裡?」
  「被火災燒掉了,家人也是…」我撒了個大謊。
  「嗯…」

  他思考了一下。

  「那,在你有著落之前,先住在我家吧!」

  於是,我很厚臉皮地在馬修家住了下來。那時,我只是單純的以為,自己來到一個不錯的國家,遇到了好人﹔卻萬萬沒想到,這個國家與國民,是那麼樣的不可思議。

創作者介紹

虛偽的美麗

千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