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你可以再說一次嗎?

  喔,我的意思是說,我謀殺了我的性慾。個性的性,慾望的慾,性慾。

  為什麼要謀殺它啊?很簡單,因為我覺得它是上天派來整人類的東西。它想來就來,完全不知會你;可以發洩時是很好,但不能發洩時就很糟。做愛時是很快樂,但我覺得少了做愛的歡愉也不會怎樣。我覺得性慾這東西可有可無,而且留著也沒什麼好處,所以就殺了它。

  怎麼謀殺性慾的?喔,我的方法稍嫌樸素,就是當它出現時我把它抓住,然後用力揉捏,把它捏爛。小孩子都很喜歡玩把水球捏爆的遊戲吧?具體來說的話,大概就像那樣。不知道,也許我該用更華麗一點的方法,例如手槍。你也這麼覺得嗎?真是太可惜了,要不你的性慾借我謀殺一次好嗎?不要?

  什麼時候起的殺意啊?我想想,大概是殺害的前五分鐘才想到的吧?什麼?你說太隨性還是隨便?算了,其實都一樣…還是你覺得我應該在三個月前就策劃好?你以為你在看名偵探柯南嗎?

  不不不,我並沒有藐視你的意思。我其實剛剛喝了點酒,所以講話有點語無倫次。什麼?你說我身上沒有酒味?不瞞你說,我也是這麼覺得,還是我記錯了,其實我沒有喝酒?沒有,我並不是在耍你,這點我記得很清楚…對了,你剛剛想問我什麼?

  知不知道謀殺性慾是重罪?知道啊,我當然知道,不然我有必要特地向你這位警官大人投案嗎?真不知道你們這些公務員為什麼老喜歡問這些,例如「知不知道作弊要記大過」、「知不知道逾期要加罰」、「知不知道沒戴安全帽要罰500」…當然知道啊,我還知道過馬路要走斑馬線呢,這樣顯得自己很博學嗎?

  你不是來聽我抱怨的?別這樣,小…那個字我看不清楚,小明嗎?今天我找你投案也算是有緣,就算交我這個朋友好了,聽朋友抱怨一下不行嗎?你不想交我這個朋友?嗯…好吧,當我沒說,附帶一提,其實你的拉鍊沒拉。

  (沉默三十秒)

  小明,為什麼你的臉那麼紅?好了好了…我其實也沒那麼想知道,不必拿你的手槍指著我。還有別的問題嗎?下一個問題是什麼?

  我會不會想謀殺其他感覺,例如痛苦和憤怒?小明,我真是對你太失望了,虧我剛剛還覺得你的鬍子很性感。你是壹週刊記者嗎?你在割完雙眼皮後會想隆鼻嗎?不一定嘛,要看它長得好不好啊。還是你希望我下次謀殺完其他感覺之後再來找你投案?不想?

  最後一個問題了?很好,其實我也有點累了。你比我更累?別這麼說嘛,對了,你說我對於這件事會不會後悔是吧?

  會不會後悔啊,至少現在是不會,不然我情何以堪呢。不過以後就不知道了,畢竟我們常常在把東西扔了後想把它找回來…我知道性慾是找不回來的,因為它死了嘛,你有必要這樣提醒我嗎?小明,其實我剛剛就發現到了,你老是喜歡問一些莫名其妙的問題,是想要引起我的注意嗎?我知道你的鬍子很性感,但是我更喜歡斯文型的…更重要的是,我們都是男的啊,同志之路很辛苦的…喂,不要拉我,我還沒跟小明說完…小明,你父母知道這件事嗎?你出櫃了嗎?你…不要,嗚、嗚……

----------------------------------

《小明的日記》

X月X日 晴

  今天遇到了一個犯人,讓我受益良多。他讓我重新審視自己對於警察這工作的適任性,並讓我了解殺意是可以在瞬間造成的,即使是一個剛認識不到一小時的人。

感想:行行都有本難唸的經。


創作者介紹

虛偽的美麗

千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