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那次之後,我跟「不搭嘎女孩」之間的距離近了一些;雖然和她講話還是常常牛頭不對馬嘴,不過在和她逛了幾次街之後,我突然發現,其實這傢伙骨子裡是個貴婦。

  為什麼是貴婦?例如除了她那次讓我亮眼的服裝之外,她平常也就是個普通打扮的大學生。但是一跟她逛街,你會發現其實她逛的都是百貨公司,而且進的都是一些我打死也不可能進去的櫃,例如「安娜蘇」。除此之外,她也會收集一些設計新奇的名信片,據說都是去日本玩時拿的。上次她清出了一堆,把系辦的大桌子整個擺滿;附帶一提,她擺名信片的時機是選在系辦工讀同學擦桌子的前三十秒,在她一臉興奮要我們挑選名信片時,我依稀看到工讀同學臉上閃過一抹殺氣。

  其實一認識之後,就發現她這個人個性不錯,而且也挺有品味﹔唯一的缺點,就是跟狗說話的能力,遠大於跟人類說話的表現。

  於是,我便突發奇想,想要訓練她的說話能力。

  「那個…妳…嗯……」

  「說話說快一點!」

  像是電影裡面的魔鬼教練一樣,只要她講話開始支支吾吾、速度過慢,我就會開始皺起眉頭,要求她說話說快一點。

  「唉呦…妳講話那麼快,當然會覺得我慢啊……」

  「不是那個問題,」
  「妳講話真的很慢。」語畢,我還順便瞪了她一眼。

  雖然我個人講話頗快,有一次老師點我上台,要我念文章給同學跟,
全班同學當場臉色慘綠;但去除這些因素,她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遇到
聽她講話會聽到想呼她巴掌的人。

  「那…練繞口令有沒有用?」她提議。

  「繞口令是騙人的啦!」
  「我講話那麼快,繞口令還不是亂七八糟。」

  「那要練什麼才有用?」

  我想了想。

  「我知道了。」

  「什麼?」她一臉期待。

  「妳跟著我念,『搞什麼鬼啊你宋楚瑜』。」

  她一臉驚訝。想是以她的反應速度,還不太能了解我的意思。

  「我告訴妳,這句話可是我念得最快的句子喔。以這句話當基礎,如果
妳能非常清晰、迅速地將它反覆念出來的話,我相信妳的說話能力一定會進步。」

  我停頓了十秒鐘。

  「其實我也不知道會不會進步啦,」
  「但是講話會慢慢變快的。」

  「那…後面一定要接『宋楚瑜』嗎?」她一臉認真地問。

  「也不一定啦,妳可以自由替換啊。還是妳要換『馬英九』?」

  「嗯…『宋楚瑜』好了。」

  「好,那妳練給我聽聽看。」

  她點了點頭,深吸了一口氣。

  「搞、搞什麼鬼啊你宋、宋楚瑜,搞什麼、鬼啊你宋楚瑜,搞什、什麼鬼…」

  「停!」

  她嚇了一跳,剛要接下去的句子瞬間停止;眼睛瞪的大大的,嘴巴還呈現
半開狀態。

  「妳看,妳講話速度不是變快了嗎?」我說謊。

  「真的嗎?!」她眼睛一亮,臉上綻放出了非常燦爛的笑容。


  從此之後,她只要一看到我,第一句話一定是「搞什麼鬼啊你宋楚瑜」,
而且會連續重複十次以上。

**********************************

  這幾天,新聞一直在報女教練情殺事件;同學和老師,也總是將這件事
拿來當茶餘飯後的話題。

  「妳覺得可怕嗎?」
  「女教練情殺國中生事件。」

  時間是下午三點,我和她坐在學校屋頂附設的「情人雅座」上面;徐風
迎面吹來,我撥撥頭髮,突然像想起什麼似的,轉頭問她。

  「嗯…是滿可怕的。」
  「可是我不會畏懼。」

  「?」

  「嗯……該怎麼說才好呢……」
  「假定我是女教練的學生的話,嗯…當我知道她要殺我的時候,
我不會害怕。」

  「為什麼?她可是要殺妳喔?還是妳認為妳可以打得過她?」我笑著說。

  「怎…怎麼可能打得過。應該說,我知道她很愛很愛我,我了解她的悲痛,
所以我不會害怕她。嗯…即使她要殺我。」

  「那如果妳被殺了呢?」

  「被殺就被殺啊。」她躺在椅背上,看著天空。

  「反正人都要死的。」

  她一動也不動,只是靜靜地望著天空;前面走過幾個平常並不是很熟的同學,
我象徵性地對她們揮了揮手。

  「妳講的話真的很不搭嘎耶。」我說。

  「嗯…嗯?」她轉過頭,緊張地看著我。

  「可是算了,」
  「反正很有趣。」

  我放鬆身體躺在椅背上,閉上眼睛。我看不到她現在的表情,不過想必又是
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的樣子吧。我靜靜地呼吸著,突然聞到一股從不搭嘎女孩
身上散發出來的香氣;就在這時,我驚覺到,我對不搭嘎女孩,好像不只是
朋友的感覺。


創作者介紹

虛偽的美麗

千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