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覺得雌雄同體是什麼樣子?」她問。

  「分不出是男性還是女性?」

  「那叫雌雄莫辨。」

  我想了想。

  「同時擁有男性和女性的第二性徵?」

  「那叫陰陽人!」她打了一下我的頭。

  「……為什麼要問這個?」我摸了摸被打的部位。

 
  「因為我是雌雄同體。」

*******************************

  關於「雌雄同體」,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五月天的那首歌。

「我要你看到我你不該猜測應該享受
 我要你愛上我你不該猜測應該愛我
 我可以是男是女 可以漂浮不定 可以調整百分比
 只要你愛我一切都沒問題 只要你愛我一切都沒問題」

  個人對於「雌雄同體」一詞並無多大概念,只是看到這四字時,
心中便會突然感受到一種曖昧的氛圍。

  隱約可以看到,在昏黃的燈光下,沙發上有兩個人影。一人胸口的釦子開了幾顆,躺在沙發上,失神似地微微望著上方;一人穿著華麗,圍著羽毛圍巾,戴著紳士帽,一手撐在沙發上,一手調情似地撫摸著躺在沙發上的人。我並沒有注意到躺著的人,只是將目光集中在戴紳士帽的人身上;影像並不十分明顯,但不知怎的,我毫無道理的將他認定,他是位生理男性。

  突然,他緩緩將視線轉向我這邊,嘴角泛起一絲微笑。

  就在這一刻,模糊的臉變得清晰,出現一張短髮、眼神深邃的男性面孔;但當我一眨眼,紳士帽下的男性面孔又不復存在,變成了一副長髮、清秀的女性面容。

  就像是魔法一般。

********************************

  「為什麼你覺得你是雌雄同體?」我問。

  「因為我同時擁有男性和女性的心。」

  「什麼?」我疑惑。

  「首先,我同時喜歡帥氣和美麗的打扮。」

  我點點頭。

  「我是個 T,也就是大家眼中扮演男性化角色的人喔。但是我頭髮時長時短,有時穿襯衫有時穿裙子;我喜歡我男性化的打扮,但我也熱愛我的女性化裝扮,而且不覺矛盾。我的氣質不足以成為世俗認定的 T,但也更不可能是婆。說到不分也許較適合我,但我又覺得我的內心是 T。啊,要注意的是:我不是娘娘 T 喔,雖然我不練肌肉。」

  我笑了笑。

  「再來,就是我認為,其實我也可以喜歡男生的。」

  「你不是拉子嗎?」我驚訝的問。

  「是啊。我是拉沒錯啊。但是其實我也很想當Gay喔,如果可以像泡麵一樣泡熱水三分鐘就變成男生的話,我一定會去當Gay。」

  「簡單的說,我內心有喜歡男生的因子,但前提是我必須是生理男性。但偶爾又會覺得其實以女生的身分去愛男生也不賴,所以我既不是Female Gay也不是BI,而是雌雄同體。」

  「嗯。」

  「但是我就很困擾啊。通常第一次見面不是會表明自己的定位嗎?可是說我是T沒人相信,說我是不分總覺得勉強自己,說我是婆還不如叫我去自殺啊!」

  她睜大眼睛,用力抓了幾下頭髮;棕色的短髮,頑皮地呈現出不搭調的造型。

  「所以我決定了。」

  「我的定位是『雌雄同體』。」

  她驕傲地看著我。

  「這樣好不好?」


  「很不賴。」

  我微笑著,伸出手摸摸她的棕色短髮。


創作者介紹

虛偽的美麗

千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