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真的不太舒服(不過是自找的,整夜沒睡致力於盧一個感冒沒腦的可憐人),電扇也關掉了,有點小冷﹔一臉迷茫地打著電腦,或許打著打著,鼻血就這樣滾落滴在鍵盤上也不稀奇。

今天下午拿了底片去沖印店打算加洗大頭照,為了貼在蛋薑那吸金庫的註Lilicoco表格上,8月20前要寄出的,我到現在一個字都沒填。(笑)

進去是一個看來很可惡的小胖子,我說要洗2吋照片2組,小胖子說一組80,心想哇靠怎麼這麼貴,但反正是老爹出錢,就填了填表很帥氣的走出去﹔結果過沒多久,想起來竟沒問小胖子什麼時候可以拿照片,預定明天5點以前寄出去的,但我卻也沒折回去詢問,走進了一家麵店買我最喜歡吃的乾麵,一邊想這死胖子不知道會不會把我的照片搞砸。

接著去買我最近上癮的仙草紅茶,裡面的店長是一個年輕,長得像馬景濤卻穿著樸素到不行的帥哥﹔雖然我討厭馬景濤,雖然我是拉子,不過在這鄉下地方能看見帥哥還是挺養眼的。又買了一杯大杯仙草紅茶,大約是連續紀錄的第3天了吧,不過我要強調的是,我去那裡每天報到並不是為了馬景濤店長。

明天打算要將註冊表格弄好寄到蛋薑,希望可以如期從小胖子手上拿到照片﹔剛剛我打了一晚的電動,還為了找遊戲跟模擬器的鳥問題弄得一個頭兩個大,可是我還是弄得頗爽﹔原本打算要先寫的表格也被我冰在一邊,果然是名符其實的玩物喪志。
--
以前寫的某篇日記,夠神經:p


創作者介紹

虛偽的美麗

千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