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我問妳,妳看到了什麼。

  「很多喔。」妳說。有山,有海,有城鎮;有刺眼的陽光,嚇人的雷電,還有輕飄飄的雲朵。

  「在天空慢步舒服嗎?」

  「算不上舒不舒服。」

  整天就是走著看著,偶爾累了就躺下休息。妳無目的地走,就只是晃晃;看看花海,看看溪流;看看城市的繁華,也看看鄉村的純樸。天氣暖時,妳看枯樹也是欣喜的;天氣陰時,妳看春草也是憂愁的。

  「不過,也有一些傷腦筋的事喔。」妳說。

  廣大的天空,沒有半點遮蔽。夏天時,得受烈日煎熬;雨季時,得受雨水澆淋。無論往那個角度看都沒有界線,不管往哪個方向走都沒有終點。可以隨心所欲地走,但卻找不到該停下的地方。

  「妳找到該停下的地方了嗎?」,我問。妳沒回答,只是輕輕點了點頭。

  「在哪裡呢?」

  「這裡。」

  「為什麼呢?」

  妳笑了笑。


  「因為我死了啊。」




「住在地上的人,死了會往天空走;而住在天空的人,死了則往地上來。」




  妳微笑著,伸手輕輕捧住我的面頰。


創作者介紹

虛偽的美麗

千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