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6/13

Ain回來了。

今天早上去超商買東西的時候,正要踏進去,卻赫然發現Ain正在櫃檯排隊等結帳。我像是見到鬼一樣的趕緊往回走,毫不猶豫地戴上安全帽,胡亂的發動機車駛離了那個地方。

那是Ain沒錯。

我一邊騎著機車,一邊輕輕撫著驚魂未甫的心臟﹔的確是她,雖然只有一眼,雖然已經6個月沒見,但唯有她,就是她,我絕不會認錯。

不會認錯的。
我漸漸放慢機車的速度,在一個紅燈前停了下來。濕潤的眼眶無預警的湧出了一顆顆的淚水,無法遏止的沿著我的眼瞼,一直滑落到我頰上的口罩﹔淺藍的素色布面,吹畫般的浸濡出了幾個不規則的深藍色塊。後面隱約傳來了陣陣的喇叭聲,但我卻連發車的力氣也沒有。一輛輛不耐煩的車輛從我旁邊呼嘯而過,伴著嘈雜的引擎聲﹔而我只是輕輕的發著抖,像是要把我體內水份都抽光似的,瞪著我眼前的儀表板,瘋狂的流淚。

到家之後,接到了Taka的電話。

「欸妳知道嗎?Ain回來了耶!」
「我知道。我剛剛有遇到她。」
「這麼巧喔?妳的聲音怎麼怪怪的?感冒啊?」
「沒有啦。鼻塞。」我笑著說。眼睛似乎還微微的發熱,臉上隱約還留著些微的淚痕,我想我現在一定醜得跟豬頭一樣。
「…對了,我是剛剛接到她的電話,她說她回來了,我真的嚇到妳知道嗎?我問她到底去哪裡,她說那不重要,她說她回來是要解決一些事情。」
「什麼事?」
「我哪知道啊!不過她說她第一件事是要去找自閉鐵人,說要去對他說明一些事情﹔不過還好自閉鐵人好像已經交了新的女朋友,所以不用擔心Ain會被波硫酸。」
「然後勁爆的來了,妳知道那豬頭跟我說什麼嗎?」
「嗯。」
「她說她是同性戀。」
什麼。
「她說她發現她是同性戀,我說妳別鬧了,結果她竟然跟我說她是認真的。」
心臟開始止不住的砰砰跳動,一種前所未有的,詭異的感覺「啪-」一下地湧上心頭﹔隱約感覺到,頭上似乎還冒著冷汗。
「然後妳說什麼?」
「我也沒說什麼啦,反正同性戀又怎樣啊,她還是一樣是Ain啊,又沒什麼大不了。」
我笑了。
「笑什麼啊,真詭異。」
「…我告訴妳喔。」
「嗯。」
「其實。」
「嗯。」
「我也是同性戀。」
電話那頭傳來了乒砰的聲音,我想是Taka的電話掉到地上了。

她說,她是同性戀。

我傻了。

心中夾雜著複雜的情緒。有一種念頭,在我心中隱隱浮動著﹔就像要從泥土裡探出頭來,但卻又被我使勁的壓回黑暗的深淵去。

下午兩點鐘,我心不在焉的,和小佩走在大太陽下的街道上。

「妳不覺得今天爆熱的嗎?」

小佩拉起細肩帶上衣的衣角,不耐煩的搧著風﹔陽光下顯露出來的白色肚皮,讓我想到盛夏裡,在肚子上有著奇異刺青的Ain。

「妳怪怪的喔,今天話超少。」
「是嗎?」
「嗯……」小佩抬起頭來,若有所思似的瞪視著斜前方的天空。
「問妳喔,」
我轉頭望向旁邊的小佩。
「如果妳喜歡的那個女生,突然回來跟妳說她喜歡妳,妳會怎麼樣?」
我嚇了一跳,嘴角不自覺泛起傻氣的笑。
「不太可能吧。」
「所以我說如果嘛,如果……」

我笑著望向前方,突然間,心緊了一下,像忘了怎麼行走似的止住了腳步。


創作者介紹

虛偽的美麗

千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