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2/10

好神奇啊。

國文95,英文90。這次模擬考的成績,好到讓我不敢相信是我寫的考卷﹔如果這時有人跟我說陳水扁跟馬英九感情和睦地一起玩跳房子,我大概也會覺得是真的吧。

「妳是不是被花盆砸到頭?」

小佩這樣問我。她也覺得很不可思議吧,也難怪,因為連我自己都受到驚嚇了。

怎麼回事呢?

Ain不見之後,我又一遍遍回想了她當天將我罵到狗血淋頭的情形﹔結果,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她不在身邊的關係,我一反常態的開始用功唸書,小佩還以為我中邪了﹔但是成績因此而進步,心中也不知為何突然冒出了一點充實感。

這是不是像平常無所事事,混吃等死的兒子,在某天老爸去世後,突然像被雷劈到一樣回想起老爸在世時所說的人生大道理云云,所以便不知不覺變得奮發圖強,成為一個有理想、有抱負、有熱血的青年?

靠,不要啦,Ain還沒死哩。(…大概)

我不知不覺照著Ain所說的去做了,我讓我的生活充實了一點,不再只是當在爛泥巴裡鑽來鑽去的焦躁蚯蚓。我像是要表現給誰看一樣,小孩般地努力表現以企求大人的一個獎勵、讚賞﹔但是誰知道,那個「誰」,現在到底是在什麼樣的地方做著什麼樣的事情,以及,是不是會永久消失。

晚上,我和Taka在一家茶坊吃飯。

「呦~成績進步了喔!不錯嘛,是不是被雷劈到了?」
「妳們是怎樣啊?不是說我被花盆砸到就是我被雷劈到,沒禮貌。」
Taka笑了笑。
「對了,」
「自閉鐵人有來找我喔。」
我嚇了一跳。
「找妳?幹嘛啊。」
「還不就是問我Ain到底在哪裡咩。誰知道啊?我也想知道好不好,畢竟她什麼都沒講就突然消失了啊,手機還給我換了號碼,打去竟然是一個阿伯的聲音。」
「噗!」
「那個腦麻的自閉鐵人說他不相信,叫我一定要告訴他Ain到底在哪裡﹔我就火大啦,就跟他說:她在中台禪寺啦!你自己去找她好了。」
「這樣Ain很可憐耶,莫名其妙就剃度出家了。」我笑著說。

Taka拿起杯中的吸管,敲了敲裝了冰紅茶的杯子的邊緣。

「其實自閉鐵人也很可憐啦,女朋友就這樣跑了﹔而且沒有前因後果,什麼都沒講。」
「是啊。」我虛應了一聲。
「其實我在想喔,」
「會不會Ain那死豬頭根本就不喜歡自閉鐵人?」
「咦?」
「只是我的直覺啦,說不定不是這樣。記得她和自閉鐵人第一次接吻,我問她感覺怎麼樣,她說:很不錯啊,很好啊。嘴巴上那麼說,可是臉上的表情卻是勉強到不行﹔她不擅長說謊,應該說是太笨或是技巧太差。」
Taka喝了一口杯裡的紅茶。
「或許是寂寞所以才跟他在一起吧?還是因為怎樣,我也不知道。反正現在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豬頭女是為了逃避某件事所以選擇消失,而且是不能對任何人講的事。她對於某方面的事情特別沒有處理能力,一緊張就會選擇逃開﹔但是一被她逃開,什麼時候會回來就沒人知道了。」

「該說她笨或者是她狡猾呢?遇到事情不解決就逃走了。」這是Taka對於Ain所下的最後結論。

這天和Taka聊到了很晚,回到家已經12點多了﹔我努力回想著Taka在茶坊所說的話,想試著理出點頭緒,但最後只是讓Ain又在不知不覺間佔滿我的腦袋。這樣一來,不只腦筋不清楚而且還搞得睡不著了﹔於是我索性去冰箱拿出一罐海尼根,一口氣灌下去硬逼出一點醉意,終於帶著一絲擠出來的迷茫,捲著棉被躺在床上強迫入睡。


創作者介紹

虛偽的美麗

千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