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2/25 00:45


騎了半小時的車程,總算是回到家了。

12點45分,大家都在睡了吧。店家們都已經關店,只剩下不遠處的一家7-11仍放亮著燈火﹔放眼望去,沒有半個在街上走的行人,只有幾台車稀疏地呼嘯而過。

開了大門,我和小佩躡手躡腳地脫下鞋子,走進客廳。桌上有兩盒新的伊沙貝爾禮盒,大概是誰又要結婚了吧﹔反正哪家阿貓阿狗結婚也不關我的事,我只要有好吃的喜餅吃就好了。

一進到房內,小佩便像是在博物館內參觀什麼奇怪的展覽似的,饒富趣味地在我房內四處張望,東摸摸西瞧瞧。想來她是第一次來我家,會好奇大概也是理所當然﹔我邊脫下外套掛在牆上,邊問小佩要喝什麼飲料。

「我要啤酒。」她一臉賊樣的說。

嘆了口氣,怎麼我認識的女生都愛喝酒啊?我走到廚房,打開冰箱拿了兩罐海尼根出來,回到房間,發現小佩正對著我做的那個「無敵鐵金剛花瓶」出神。

「這妳做的啊?好厲害喔。」
「還好啦,瓶子是從我朋友打工的店裡A來的。」
「還『國泰民安』咧,好俗喔。」小佩笑著說。
「妳也覺得寫『緣分』比較好厚?」
小佩笑著打了我一下﹔我把海尼根遞給她,走到音響前按了Play,音響裡娓娓流出黃小楨的「Fine」的旋律。
我走到床邊,在小佩身旁坐下﹔她示意我要乾杯,於是我們拿著海尼根輕輕碰了一下,喝了幾口。
看著前方,小佩好像突然想起什麼一樣。

「這是我們的第一個聖誕節耶。」她說。

想想也對,認識小佩是今年7月多的事情﹔知道自己落榜,去補習班補習,然後認識小佩,建立了不錯的友誼,接著去了奇怪的聖誕舞會,然後跟著我回家坐在床上兩個一起喝著不會很好喝的酒。

小佩仍然望著對面的牆﹔那空白一片,什麼都沒有的,乳白色的牆。她拿著啤酒罐,持續地望著﹔也許只是在盯著一個小黑點,一個普通人不會注意到的一個小污垢,她細細地瞧,彷彿想要透過那個小黑點,看穿到牆外面的世界似的。

「其實我一直很想問妳喔,」

「妳有想過要交男朋友嗎?」

好像愛莉絲夢遊仙境,在夢裡環遊了一大圈之後突然醒過來一樣,她從小黑點的
世界裡跳開,猛然瞪大眼睛轉向我,劈頭問了我一個讓我措手不及的問題。
抓了抓頭,手心開始冒汗了﹔我掩飾住心中的尷尬,以非常自然,穩定,冷靜的口吻回了她一句。
「那妳咧?妳才奇怪吧,這麼漂亮卻沒有男朋友。」
小佩看著我,呵呵地笑了起來。
「我啊,」

「我不喜歡男的。」

她直盯著我看,眼中流露出語焉不詳的曖昧﹔就像在火星上被莫名其妙的太空人告白一樣,我的心中湧起了莫名其妙的錯愕,和緊張感。

「才怪。」

她笑了開來,手指輕輕點了下我的額頭﹔繃的緊緊的神經一下子放鬆,心裡想著:啊,我又被騙了啊。
像是力氣一下子被吸走一樣,我倒抽一口氣,倏地躺在床上﹔小佩說她想看看現在音響正在放的這首「Fine」的歌詞,於是我隨手一指,讓她自行去找。

我閉著眼睛,想著在陽光下,露出肚子上刺青的Ain﹔一邊想著,空氣中卻又飄著淡淡的小佩身上的香味。Ain的刺青,小佩的香味,在我腦中似乎互不相讓地較勁著﹔當我正想跳開這荒誕怪異的畫面時,小佩搖了搖我的身體。

「這個是…?」

她指著我寫的那幾張給Ain的詩,不解地看著我﹔心中一驚,上次把它拿出來後,便隨手放在黃小楨專輯,和歌詞簿夾在一起。我定定地看著小佩,她清澄明亮的雙眼,帶著些許的疑惑卻又不顯慌亂地凝視著我﹔面對那樣的眼神,我輕輕吐了一口氣,以異常平穩的語調,說出了一句話。

「那是我寫給一個女生的詩。」停頓了一下,

「我喜歡的是女生。」

說完之後,竟有莫名的輕鬆感自心中緩緩升起﹔而小佩,沒有任何和驚訝沾上邊的反應,只是在聽我說完後,輕輕地,似乎隱藏了某種輕微的笑意地,答了句:「喔。」
我向小佩說明了所有事情的經過,例如我喜歡的Ain是何許何許人,怎樣跟她告白又被拒絕,Ain搬家了等等﹔還有,這些是我所有寫給她,卻又沒辦法給她看到的詩。

小佩聽完,又看了看我寫的那些詩﹔像是突然領悟了什麼似的,她抬起頭,對我說了一句:

「妳知道嗎?要是我的話,收到這樣的詩,一定會喜歡上妳。」

我笑了。看著小佩,她的眼睛下方,沾著些許自眼皮掉落的銀色眼影﹔而白皙細緻的雙頰,或許是因為喝了些酒的關係,顯得白裡透紅﹔在這時,小佩不知是有意或是無心,輕輕地握住了我的右手。心頭一緊,就像是被觸動了心弦一樣,一股熱潮湧上心窩﹔搭配著音響裡安靜恬適的音樂,微醺般的空氣,我朝著小佩那無防備的,櫻桃紅般鮮嫩欲滴的雙唇,吻了下去。


創作者介紹

虛偽的美麗

千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