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0/12

下午兩點,天空萬里無雲﹔空氣涼涼的,微微透露出一股溼氣,感覺像是快下雨了。

從那天之後,Ain著著實實的生了我兩天的氣﹔打電話給她也不接的,平時又不見不到她,那時真的以為她是不是就不理我了,急得差點在家裡大哭。
誰知道,兩天後她突然打電話給我,跟我說:她不氣了。
真的比翻書還快啊。我還在為她上一個動作不知所以的時候,她卻早已趁我不注意的時候,做出下一個動作了。

「因為想一想其實也沒必要那麼氣。」

她是這麼回答的。
關於這個回答是好或壞,我並不是非常了解﹔Ain有她自己的想法,這點是可以非常確定的,但當我要去猜她心中的想法時,往往不著邊際﹔或許這不能說是我不了解她,而該說是我想得太淺,或想得太深沉,比較能符合我們的情況吧。

這時,我回想起了,我這兩天的樣子。
異常消沉,真的看起來就是一副死樣子﹔老是要笑不笑的,話也不太說,彷彿在我臉上可以看到世界末日的慘狀。
小佩她發現了這一點,這我可以非常確定。但,她卻沒有問起我任何事情,言談也一如往常﹔只是,我感覺到她陪在我身旁的時間,似乎比平常還多。

即便只是這樣,卻讓我感到一股異樣的輕鬆感。

就某種方面來說,小佩和Ain是兩種截然不同的人類。小佩在看來樂天、不拘小節的外表下,卻常常說出不無道理的自創名言,並在一些細微地方表現出她的溫柔與細心。
而Ain,一個讓人無法捉摸,卻又在某些方面和時下少女們並無兩樣的女生,她是會關心人的,但那種關心卻讓你感覺好像是媽媽對小孩的方式,就像在媽媽罵完小孩之後,總會為孩子感到心疼與不忍,而只好以自己的方式草草結束這個局面,儘管到後來總讓人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

簡單總結的話,小佩是個想法細膩,體貼的人﹔而Ain,是個儘管關心他人,但卻不懂如何表達的女生。

中午的時候,我和Ain去游泳池游了泳。
Ain穿上她的黑色兩件式泳衣。或許是對比色的關係,黑色的泳衣使的她的白皮膚看起來更吹彈可破﹔但更引人注意的,應該是她肚子上那個特殊的刺青。
看著那個刺青,我突然有一股,想緊緊擁抱她的衝動。

我看著她在水中攸遊的暢泳著,陽光照射在水面上﹔此時我有一個錯覺,緊隨在她身後的美麗、閃亮的波紋,是美人魚的嬉戲,所編織出來的錦羅綢緞。

游過泳之後,Ain提議買些吃的東西到她家去坐坐﹔兩人坐在房裡看電視,她卻又嫌房裡悶,想到頂樓去透透氣。

帶著兩杯綠茶,我們走到了頂樓。
頂樓是晒衣場,上面掛著數排花花綠綠各種顏色的衣服褲子﹔因為她們這一棟樓所租的房客有男有女,所以我一直懷疑是不是會有人偷Ain剛洗過的內衣褲之類的。

「不會啦,我的衣服,尤其是內衣褲,都有下過蠱的,誰偷了誰就倒楣。」
她笑著說。

微風吹著,曬衣竿上的衣物也輕輕飄動著﹔我們倚著頂樓的靠欄,一邊喝著綠茶,一邊輕輕享受微風。微風輕撫過Ain的頭髮,飄來一陣香氣﹔Ain撥了撥頭髮,眨著她大大的眼睛看著我。
「有一次我的內衣曾經從這裡掉到樓下去喔。」
我被她那句話嚇到,不知覺的張口啞然。
「被風吹下去的。我那個時候超緊張的,想要在被人發現之前趕快把內衣撿起來﹔那個時候往樓下看還半個人都沒有喔,結果我爬了5樓好不容易從頂樓衝到樓下了,卻剛好遇到學生下課時間,『啪~』地一下子一大堆人從外面湧進來,結果就有一堆人在那邊說:『欸~!有人內衣掉在這裡耶~!』害我從裡面直直的衝出去後,連一秒也不敢看我那在地上成為焦點的內衣,竟跑到隔壁的小吃店去了。」
「那件我很喜歡的,上面還有小花耶,可惡。」

我笑了笑,說這件事實在太猛了﹔Ain看著我,也莞爾一笑,喝了口手上的綠茶。

「妳喜歡喝綠茶嗎?」我對著Ain說。
「喜歡啊,茶裡面我最喜歡的就是綠茶,真的怎麼喝都不膩喔!至於其他的什麼普耳茶那堆鬼東西,噁~真想叫它們去死一死。」
「這麼狠啊。」
我又笑了。
「我覺得綠茶給人一種很清新的感覺。」
「呵。」Ain笑著看著我。
「不只是清新而已,綠茶就像是一個剛滿17歲的女孩子,她可愛、腦中老是有一堆奇怪的想法﹔但似說出的話都讓人摸不著頭緒,但其實她要表達的只是很簡單的東西。」
「妳說出了我很難懂的話。」
「有一種女孩子,她就像綠茶一樣清新自然,但又像冰淇淋一樣,甜甜的卻讓你覺得很舒服﹔她看起來冰冰冷冷的,但是只要一接觸溫度,就悄悄地融化了。」
「我稱她為『綠茶冰淇淋女孩』。」
Ain不解的看著我,但臉上仍帶著甜甜的笑容﹔我的心突然在這一刻,像是震動了一下,一瞬間不知道世界發生了什麼事﹔我的眼中,沒有曬衣竿,沒有花花綠綠,飄動著的衣物,我緊握著手,像是怕什麼東西從手中溜掉一樣。
風持續吹著飄動的衣物,衣服在竿子上掙扎著,鼓動著發出啪啪的聲音。
「妳是我心中的綠茶冰淇淋女孩。」
腦中一片空白。

「我喜歡妳。」

當我說出這句話後,我覺得似乎整個世界都變了﹔Ain身後的衣服耐不住鼓譟,啪啦一聲一排的衣服連著曬衣竿一起掉落在地上,Ain緊張的回頭望向後面,她嚇了一跳。
看了看掉在地上的衣物和竿子,她輕輕吐了口氣。
「只是衣服掉下來嘛,害我嚇一跳。」她以極力想要表現出的輕鬆語氣述說這句話,卻仍掩不了微微透露出的不知所措。
就在這一刻,我們兩個人突然緘默了下來﹔我望向旁邊,Ain也低著頭看著地上,不知過了多久,Ain突然抬頭,說了一句。

「對不起。」

她跑向樓梯,緊張的拖鞋所發出的啪啪聲在樓梯間迴響﹔我呆然的立在那裡,看著地上掉落的衣服,努力想要理解,剛剛這一分鐘所發生的事。

風持續的吹著,天空變得更陰涼了﹔我沒有感受到皮膚所接觸到的涼意,只是一直在想著。

我這樣到底,算不算失戀。


創作者介紹

虛偽的美麗

千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