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27

我想了很久,到底要怎麼讓小佩對我說出她被欺負的事情﹔從那天以後,她再也沒對我提起過這件事,而我也不敢主動問她﹔畢竟這種情況,似乎是由當事者本身主動說出比較好吧。

我是這麼想的。

拿出了我的3210大頭機,用按鍵打出了我破破的英文所能表達的:
「I’ll be here with you.」
不知道這樣寫夠不夠貼切,我已經盡我所能了﹔都是死3210大頭機,又重頭又大,而且還不能寫中文。
訊息傳送出去了,希望小佩看到以後能給我一些回音。除此之外無法可想,我輕輕地嘆了口氣。
看著我的橘色3210,背面畫著一個小小的紅蘋果,上面寫著:「Pei」。

小佩幫我畫的。

其實當初並不是很樂意,因為那時我覺得在手機上塗鴉是一件很俗的事﹔後來在小佩的半哄半騙,威脅利誘之下,我才勉強屈服在她的淫威之下。

「因為這代表著小佩的愛心。」

她是這麼說的。當然不知道她這麼說是否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塗鴉欲,但總之在我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還是挺高興的﹔而且,她真的把我的手機改頭換面得很漂亮。


她平常給我的印象是:快樂的人,漂亮的女孩子。

一來是她真的很漂亮,二來是她在我面前總是表現出快樂的一面,好像世界上任何不好的事情都輪不到她頭上﹔即使是遇到不好的事情,她看起來也總是不在意的樣子。曾經因為這一點,我小小的嫉妒了她一下。
但是在這樣的外表下,誠如前面所說過的,小佩常常會說出一些讓我覺得很妙,甚至有些哲學的話﹔而在這裡邊,有一句讓我印象非常深刻,怎麼也忘不了。

「溫柔不是拿來施捨的。」

她的想法是:當你對每個人都溫柔,而且是無時無刻的溫柔,更顯得出你這人事實上是再冷血不過﹔因為對這樣的人來說,溫柔不過就像是說句「早安」一樣,稀鬆平常,且不含任何特別意義。

而這樣的小佩,卻是常常在一些小地方表現出她的溫柔﹔例如總是很認真的聽我說的無關緊要的話,以及幫我輕輕拂掉肩上的灰塵。

現在想來,小佩之所以在我面前總是保持著愉快的一面,或許是因為不想因此影響到我的情緒﹔而我,竟也像傻瓜般的完全沒察覺,只是置身事外,享受著小佩以她的方式所表現出來的,獨特的溫柔。

就在這時,我感覺到一股,無法言喻的心痛。


創作者介紹

虛偽的美麗

千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