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0/05

睡不著。

真的是很慘啊!好不容易想要早上早點起來發憤圖強,所以在凌晨2點多上完網後便早早躺在床上,無奈躺了2個多小時還是睡不著,翻來覆去惹的心煩,最後只好硬從床上爬起,打開電燈,坐在床前發呆。

我想著:明天的早餐要吃什麼呢?吃包子還是漢堡好呢?米漿好像我每次都喝不完,那換成豆漿或奶茶呢?

真的是很無趣的問題,但此刻在我的腦中卻是想的不亦樂乎;人本來就是很容易滿足的動物(就某種感官上的滿足來說),例如睡覺或吃飯,那明明是每天都要做的例行公事,但是如果是睡在一張舒適的床上,或者是吃一頓美味的餐點,都會讓人感到無上的幸福。
現在是凌晨4點多,就我來說,我只想早點天亮,早點去早餐店買想吃的早餐,然後,狂吃一頓。

看了看手上指甲的顏色,發現右手的食指指甲油有點剝落﹔是因為常常接觸東西的關係吧,我隨手把它的剩餘未剝落的部分摳掉了一些,是該換換顏色了。
最近對自己的外表打扮越來越注意了,該說是女性的愛美天性的覺醒嗎?我開始買化妝用品,睫毛膏、粉底、腮紅之類的,指甲油也開始一個禮拜換一個顏色,頭髮也留長了一點,一段時間沒去的店,連老闆都有點認不出我。

好像是覺得,不這樣做的話,會顯得很不安吧。

據說有一個男生最近對Ain採取猛烈攻勢,朋友們每個都知道了;事實上追Ain的人也挺多,實在也不用因為多出來的一隻蒼蠅而大驚小怪﹔而是因為此人外表普通難看也就算了,還是那種自閉到讓我們想自爆的那種典型。

Ain是個很活潑外向的女生,對她垂涎的自然以同樣活潑開朗的男生為多(其中也有不錯的,但是我覺得他們都是鬼。),但是現在居然冒出了一個自閉兒,而且只能用自閉到天荒地老無怨無悔來形容。

就用上次出去的那個例子好了,因為他和Ain是同事,所以自然有許多機會對她採取攻勢,但Ain連一次都沒理過他﹔有一次因為Ain覺得讓他邀請那麼多次都拒絕有點不好意思,所以就答應要和他出去-不過前提是我們大家都一起。
那時候是去山上野餐,因為那傢伙從頭到尾都只跟Ain講話,我想說那不然我們主動跟他搭話好了,這樣讓他一個人冷在旁邊也不太好;誰知道我跟他講話,他還是只有幾句簡單的嗯嗯啊啊,惹的我心生煩躁,就不再鳥他,而他也是從到尾都只找Ain講話,貫徹始終。

真的是讓我火大了!你一個男的好端端那麼自閉做啥?而且我跟他搭話也回得有一搭沒一搭,跟Ain講話時倒是講的很高興﹔而且他不知道當要追一個人時必須兼顧到對方的朋友嗎?這點道理都不懂?!

從此之後我對這個自閉鐵人就非常不屑,反正就是很討厭他就對了﹔而且還妄想追我家的Ain,哼,滾一旁自爆去吧。

想到這裡,我突然覺得莫名的生氣﹔看著旁邊的加菲貓玩偶,我毫不考慮地把它一頭抓起來丟向對面的白牆,「碰!」地一聲,可憐的加菲壯烈成仁,墜地之後不無淒涼的橫躺在地上,成了一具死屍。

我看著加菲,猛然驚覺到自己的殘忍,於是走向已升天的加菲,不忍地將它抓起來拂掉身上的灰塵。

這時,我突然意識到自己,好像笨蛋。


創作者介紹

虛偽的美麗

千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