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04 颱風夜

晚上10點45分,我在前往Ain她們茶枋的路上。

路真的很難騎﹔除了因為是晚上外,超大的雨勢也讓我的安全帽視線非常不清,加上不少車子都開該死的遠燈,每當車子向我衝過來時我都要自動放慢速度閃邊,以免在一片白光連兇手是誰都沒看清的情況下駕鶴西歸。
還好積水不是很嚴重,不然我還可能騎到一半車子熄火,然後在路旁一邊推我的死迅光一邊哭。

Ain的店到了,時間是11點整,剛好。
我在心裡期待著,當Ain看到我的時候,會是什麼表情呢?
有同事載的情況:『哇!妳怎麼來了?我好感動喔!男同事甲,請你滾邊去吧,我要跟我的好朋友回家了。』
沒同事載的情況:『哇!妳怎麼來了?颱風天還特地來載我,我太感動了!妳果然是我最好的朋友!』…然後給予報答之吻……
當我還沉溺在幻想的時候,Ain已經從店內走出來了。
…旁邊跟著一個看起來槌槌的男同事。
「妳怎麼在這裡?」
Ain的臉上充滿著驚訝。
「我聽Taka說妳機車壞了,所以來載妳啊。」我笑著說。
Ain看著我被淋的亂七八糟的樣子。前端濕潤掉的頭髮,已經濕了一大半﹔還隱隱的在滴水的褲管,有點被雨噴到看起來像是剛洗完澡的臉,其他地方雨衣沒脫掉不知道,不過感覺好像也是濕的﹔唯一沒啥差別的是那雙穿著拖鞋的腳ㄚ。
「妳幹嘛不穿馬褲?」
「因為拿去洗啦。」我仍然帶著笑容。
Ain轉頭對旁邊的男同事說:「對不起喔,我朋友來載我,那我讓她載回去好了,謝謝你。」
那男生悻悻然的搖頭說沒關係,看起來有點失落的樣子﹔隨口向我及Ain說了聲掰掰,就向著另一邊去牽車了。
「妳叫他載妳回家喔?」
「沒有啦,他說要載我回去,我想說反正有人載的話我就不用擔心沒辦法回家了。」
哼,反正一定是要追Ain藉機親近and獻殷勤,呸。
Ain回頭看了看那男生牽車的地方,他已經走了﹔再回頭看著我,表情好像不是很高興。
「妳幹嘛突然跑來?!」Ain對著我大叫。
我有點被嚇到,沒料到她會有這樣的反應。
「沒…沒有啊,想說颱風天的晚上不知道妳要怎麼回家,一個女孩子很危險,所以我就……」我戰戰兢兢的回答著。
「我可以請同事載我啊!妳剛剛也看到了,我有人載啊!這麼晚騎機車很危險妳知不知道,而且還是颱風天耶!妳看妳全身濕成這樣,等一下要是感冒怎麼辦?!」
「可是我擔心妳啊,而且我怕妳沒人載…」
「現在是沒淹水還好,要是路上積水,妳那台爛迅光一定爛在路邊熄火,到時候妳就爽了!偏偏妳又很笨,搞不好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我沒那麼笨啦……」
「錯!妳就是很笨!笨笨笨笨笨笨笨笨笨笨笨笨笨笨笨笨笨笨笨!反正以後不可以再這樣突然跑來了!」
「喔……」
「不過還是謝謝妳啦!」Ain的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
我原本慘澹的臉好像重見陽光一般,喜孜孜的動手把坐墊打開,拿出了另一頂安全帽,還有……ㄟ?
……雨衣呢?
「妳看吧,就說妳笨嘛,果然。」
竟然有帶安全帽沒帶雨衣……在颱風天有個屁用喔……
「我躲到你後面就好啦。」
「ㄟ?」
「我說,沒關係啦,我躲到妳雨衣的後面就好了,反正妳雨衣這麼大件。」

有一種好像得逞的感覺,我讓Ain躲在我的身後,她雙手緊抱住我的腰,頭靠在我的背上。
雖然說我的背跟肩膀還算是寬的,不過我這麼瘦,應該不會很好靠吧?
這件小小的雨衣,好像把我跟Ain緊緊的拉在一起。
我刻意放慢車速,一方面是颱風夜裡騎太快實在是很危險﹔另一方面,其實這才是主要目的吧,我想延長我和Ain在一起的時間。
現在我在路人的眼光看起來一定很像一隻蝸牛,背上凸了一大塊。但是在這樣的颱風夜,身後有Ain緊緊的抱著我,感覺好像也沒有那麼冷了﹔原本應該躲在家打電動的我,此刻卻在風雨中,和Ain以一種很矬的型式依偎在一起,感覺……
還滿浪漫的嘛。
只是我在想,為什麼剛剛她要對我那麼兇呢?我一直覺得她對我很容易發脾氣,難道真是好朋友之間比較容易這樣?可是我跟小佩不會,她對其他人也不會這樣ㄚ……

真的是我比較容易讓她感到煩躁嗎?(泣)

不管怎麼說,她剛剛有一半是在關心我吧,雖然被罵到臭頭……
一半高興,一半疑惑,我載著Ain穿梭在颱風夜的車陣中﹔雖然身上被淋得越來越濕,但我一點也不感到寒冷,只希望回家的路能延長一些,讓我再多偷嚐一點,這小小的幸福。


創作者介紹

虛偽的美麗

千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