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01

「喂,妳們補習班明天不是要考試嗎?」Ain從我後面走過來,用她的柴可夫
斯基CD敲了我一下,我放下手中的「大亨小傳」,回頭看了她一眼。
「唉呦,那種東西晚上再看就行了啦!」
「呦~妳很跩嘛!看什麼小說,回去讀書!」Ain搶下我手中的「大亨小傳」,
走到她的SONY音響旁,放進她的柴可夫斯基,從音箱裡娓娓流出
「胡桃鉗-糖李仙子之舞」的旋律。

輕快中帶有點詭異的旋律,Ain一邊聽著,一邊對著鏡子整理她的髮型﹔她
的鏡子是一個很大的向日葵,在照的時候,臉剛好是在葉片的正中央,感覺
就像我們常常可以在市面上看到的那個把向日葵葉片貼在臉周圍,佯裝成一
朵大向日葵的小孩。

胡桃鉗的旋律仍在繼續著,搭配著外面的蟬叫聲,熱死人的天氣,再加上Ain試髮夾時各式各樣逗趣的表情,構成了一幅看來詭異俏皮的畫面。

就像我永遠也不懂Ain,她的穿著打扮永遠都是搶在流行的尖端,肚子上還有一個引以為傲的刺青,看起來一副辣妹樣,但喜歡的卻是柴可夫斯基。
我曾經問過她,為什麼喜歡柴可夫斯基?她只丟給我一句話:

「因為他是Gay吧?」

因為他是Gay。
我不知道一個Gay對Ain來說有這麼大的吸引力,看來我也應該去當Gay。

音樂家的柴可夫斯基,感情失敗的柴可夫斯基,Gay的柴可夫斯基。

「這本書在講什麼?」
髮型整理完畢的Ain,隨手翻了幾頁我的「大亨小傳」。
「就是說一個叫蓋茲比的人,他把別墅蓋在一個女生家的河岸對面,然後每天舉行宴會,讓一堆不認識的人到他家騙吃騙喝,然後他會遠遠的凝視著對岸的綠光,就是那個女生的家。結果後來他跟那個女生又重逢了,但是她已經是有夫之婦,而且已經沒有當年的氣質,後來搞了一段有點曖昧的關係之後,蓋茲比被誤會成殺人犯,就這樣莫名其妙被殺了﹔但是葬禮當天來的人卻只有他的鄰居一個人,其他那些每天來騙吃騙喝的人,還有那個女生,根本沒半個人來。」
Ain皺起了眉頭:「好詭異的故事。」
「但是妳不覺得蓋茲比很可憐嗎?他所希望的只是能在對岸遠遠的看著那道綠光,還因為寂寞每天請一堆豬頭到家裡開宴會,結果到頭來除了他的一個鄰居以外,根本沒人在意過他。」
「是有點。好啦好啦快回去讀書,不要再想什麼綠光了,不然妳要重考第2年啦!我要去上班了,回去回去!」

音響裡剛好放出了胡桃鉗的尾曲,我開始想像我的蓋茲比和柴可夫斯基在打架,可是我的蓋茲比輸了﹔Ain關了音響換好了衣服,把我拉到外面來,開始鎖門。我看著Ain,我想她是我的綠光,但是我不想和蓋茲比一樣到最後只落得被槍殺的結果。我跟著Ain走出了這棟公寓,刺眼的陽光讓我睜不開眼,聞到了Ain身上那一股莫名的香味,我彷彿看到了柴可夫斯基在遠方對著我咧嘴微笑著。


創作者介紹

虛偽的美麗

千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