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7/28

我跟小佩坐在一家牛肉麵攤裡,時間是晚上七點,這家麵攤的旁邊是一
座廟,不曉得裡面是拜什麼的,也不曉得今天是什麼偉大的日子﹔前面還
有一團布袋戲表演,只有幾個老人和小孩在看。但我總覺得那些老杯杯也不
是真的在看,可能只是坐在那裡打發一下過多的時間吧。

有一個小男生從旁邊把一個女生擠出板凳之外,小女生跌坐在地上,開始哇
哇的大哭。

小佩看了,突然笑了起來:「好欠扁的死小孩。」
「對啊。」我一邊應答,一邊拉起長長的麵條,一口氣吃下去。
「很好吃吧?」小佩看我吃的很高興的樣子,靜靜的端詳了我一會;她的眼睛周圍有一些亮亮的粉末,在燈光照射下開始閃爍地襯托出她美麗的眼睛,那該叫眼影還是什麼的,我也不知道,反正我是個除了眉毛以外什麼妝都不會的女生。
「我覺得風紀股長這種東西真的是害死人。」
「嗯?」
「妳不覺得嗎?妳知道嗎,我在國中的時候是一個很乖的女生,就是那種功課不錯,看起來又很單純,很得老師信賴的那種,妳知道嘛?」
我把拉起到一半的麵條懸在半空中,眼睛直直的看著小佩。
「我們班是好班喔,就是那種A段班什麼的,但是我們那種鳥不來龜不爬的鄉下地方,整個學年也才六班,然後硬是分出了2個好班,等於只是從一些爛的裡面挑一些比較不爛的出來罷了,其實我們班的俗仔還滿多的。」

就在這個時候,布袋戲那邊突然出了一陣很大的特效聲,我被嚇了一跳,回頭看了一下廟那邊,一個小孩子高興的開始尖叫,老杯杯們還是沒什麼反應,反正他們從頭到尾都沒有在看戲吧。

我回頭看了一下小佩,發現她在看我;覺得不好意思的我,示意要她繼續講下去。
「結果我們老師,妳知道嗎?她是基督徒耶!每次上課都會在那講聖經的故事,明明就是數學課,不過反正我討厭數學,所以也聽的滿高興的啦。」
小佩講到這裡,發現到她的麵還有一大半沒吃,也有一點涼了,她趕緊吃了幾口麵,大口的喝了幾口牛肉湯,發出「酥酥」的聲音。
「因為我們班在自習課的時候都很吵啊,所以我們老師就決定叫我當風紀股長,把吵鬧的人的號碼記下來。我那個時候真的很笨,還真的乖乖照她的話去做,記了好幾個號碼耶!因為我才一年級啊,什麼人情世故都不懂,心裡也是一直想著這樣是為班上好,結果後來就有人說我是廖伯仔,開始被全班排擠啦。全班,是全班喔!」

我發現這時我已經不管什麼牛肉麵了,我直直的盯著小佩的眼睛,靜靜的看著她,時間好像停止了一樣,布袋戲的聲音,小孩的吵雜聲,都傳不到我耳裡。

「後來,就被欺負了…一年的時間吧!被全班孤立,那些人每天都在自習或者下課的時候講些諷刺我的話,我後來因為受不了就跑去跟老師講,結果妳知道嗎?事情變得更糟了!那個笨基督痴老師相信他們只是跟我開玩笑,後來我就被欺負的更慘。有一次父親節,老師要大家寫父親節感言,結果我那篇也被挑出來,放在後面跟其他被挑出的文章排在一起,從此以後那些王八每天拿我裡面寫的句子在那大聲諷刺我,我那個時候…真的很想殺人。」
「因為裡面寫的是我的真心,我覺得我的心好像被人放在地上踩一樣。」
小佩突然笑了開來,「就是這樣啦,沒了。」

我的目光還是無法從她身上移開,那是打自心裡的難過;沒想到平常看來活潑外向的小佩曾經遇過這樣的事,而我之前甚至沒為她多想,只是一直想著Ain的事,把小佩丟在一旁。

有點想哭,想為小佩和我自己的粗心而哭。

這時突然來了一陣風,從我後方吹來,把我的頭吹的亂七八糟。

小佩笑了。

「妳的頭變的好鳥喔!哈哈哈哈哈哈~!」
小佩開始狂笑,笑個不停,好像我的頭髮把她隱藏已久的發笑能量一下子引了
開來,連我都有點覺得:小佩是不是瘋了?
笑著笑著,小佩居然流下了眼淚。
「喂!妳夠了沒啊?居然笑到流淚?!」

那是一種無聲的淚,靜靜的從小佩的臉上滑落。小佩用手拭去滑下來的淚珠,繼續吃吃的笑著。

我仔細看著小佩,她的眼框沒紅,但眼淚卻像關不住一樣不停的流著﹔我突然覺得她不是因笑我的頭髮而哭,而是真正難過地在哭著。


創作者介紹

虛偽的美麗

千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