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7/26

今天不同於往常的炎熱,從早上開始,天空就蒙著一層灰。
檢查了一下該帶的東東,翻了一下皮夾,500元,已經算很多了﹔看了一下我和Ain的合照,這是我偷偷放的,沒有人知道。

踏出了門外,果然是有點涼﹔本來想穿細肩帶,後來只好改穿我那101件的Giordano白色上衣。我不是很樂意的,因為我想讓自己看起來有女孩子味一點。

騎上我的ㄅㄨㄅㄨ,我緩緩的朝向Chira的家前進﹔昨天接到Ain的電話,說要大家一起喝酒,在Chira家。
或許是天氣陰涼的關係,我今天騎車騎的特別緩慢﹔即使如此,今天的路還是很擁擠,我前面一直有一台小客車以龜速擋住我的路,好不容易有一點可以超車的小縫縫,旁邊卻又擠進來一台釣蝦場的宣傳車﹔就在這個時候,綠燈轉成了紅燈,宣傳車剛好在我旁邊停下,放著爆大聲的宣傳廣告。

我一直想起小佩。

自從昨天分手之後,我和小佩就沒再聯絡﹔而我也一直沒勇氣打電話給她,只是一直想著她的那一句:「我被全班欺負過喔!」

剛好在那時接了Ain的電話。

接了Ain的電話而不管小佩的我,突然叫我來喝酒的Ain,還有曾經被欺負過的小佩。

心情好複雜。

七月裡陰涼得詭異的天氣,我彷彿聽見天上的烏雲在吃吃的笑著。

到了Chira家,一進門就看到Taka和Ain和其他3個朋友,Chira正忙著倒酒。
Ain正在看雜誌﹔長長的頭髮蓋住了一點她的臉,但還是看得到長長的睫毛微微的眨動著,她正在看關於指甲油的東西。
「快點快點,快點來喝酒!」Chira對我熱情招呼著。
小小的桌子上,擺了一大瓶伏特加,旁邊還有一瓶汽水,一些零食,還有Chira準備給我們的幾個可愛的大小杯子。
接下了一小杯,我要求Chira汽水加多一點,因為我不想喝太猛喝醉﹔看了旁邊的Ain,她居然倒了一大杯。
「喂,妳不是不喝酒的嗎?」
她從來不喝酒,酒量也很差,而且還常說喜歡喝酒的我是酒鬼﹔今天我原本以為她只是陪大家意思意思,沒想到竟自己倒了一大杯酒。
「有人說我不喝酒嗎?其實我是酒鬼。」她面帶笑容,看似得意的說。
「唉呦,那是這傢伙的潛力被激發出來啦!妳不知道,她常常和打工的同事一起去Pub喝酒,現在多愛酒啊!」Chira坐了下來。
「Taka,我們下次再去Pub喝酒,而且要挑淑女之夜喔!這樣才能免費進場,然後看帥哥、狂喝酒!」
Ain徵求Taka的意見,一臉興奮的樣子。

就在這個時候,不知為什麼,我突然有點莫名的生氣。

喝下了一小杯的伏特加,我轉頭,語氣不是很好的對Ain說了一句:
「不會喝還愛喝。」
Ain聽到我的話,原本帶著笑意的臉突然凍了起來﹔這個時候我發現,我惹她不高興了。後悔自己的衝動,也知道自己沒資格說這種話,但我也只能撇過頭,在心裡暗自悔恨。
除了我跟Ain之外,其他人倒是玩的很瘋﹔或許是氣氛的關係,我跟Ain尷尬的場面並沒有維持太久,過了一個很愉快的下午。只是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要為了這種事不高興,而Ain一定也覺得我很莫名其妙,但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她對我特別沒耐心,而這種特別也不知是好是壞。

在這3小時裡,我竟然完全忘了小佩的事。


創作者介紹

虛偽的美麗

千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