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7/21

我在心裡,一直重複的想著Ain所說的那句,「色狼」。
我想她不知道我是拉,也不會知道我喜歡她,小佩應該也不知道,而且也沒有任何人知道,因為我什麼人都沒說。

應該。

我看了看桌上花瓶裡的向日葵﹔花瓶是我自己做的,其實也不能這麼說,我只是把Ain打工店裡的酒瓶偷來,用毛筆畫了一隻飛向天空的無敵鐵金剛貼上去,然後在鐵金剛的旁邊寫上大大的「國泰民安」四個字。
或許寫「緣份」會好一點,現在流行台客。
剛好旁邊爬過一排螞蟻,舉著我昨天吃的波卡的餅乾屑﹔我把向日葵拿出來放在桌上,看著一排舉著波卡的螞蟻爬著越過向日葵的一堆花瓣,正當螞蟻們爬到中央的時候,我大力的動了一下向日葵,一堆螞蟻在桌上墜樓﹔於是在掉落的餅乾屑和墜樓的螞蟻中,我看到四處亂成一團爬來爬去的螞蟻家族。

一個順手,我抽了一張舒潔衛生紙,把那一陀繞來繞去的螞蟻一次幹掉。

走到客廳,剛好看到老媽在看「流星花園」﹔其中有一幕,大S背對鏡頭露出脖子,讓我看到她的刺青。
一個不知道是五芒星還是六芒星的星星。

我想到了在陽光下,露出肚子的Ain,還有刺青。

「妹妹啊!我跟妳說,妳不要跟人家學什麼刺青,人家會說妳是黑社會,知不知道ㄚ‥‥‥」
老媽看到我大概會說這些,回房避難先。
我坐在書桌前,很努力的回想著Ain的刺青﹔那是一個不是動物或植物,我沒有看過,也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的,代表‥‥Ain的。
過了5分鐘,我確定我擠出我腦內所有的記憶體,想畫出Ain的刺青,但只是畫出了一堆堆的符咒。

算了。


創作者介紹

虛偽的美麗

千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