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 1223.jpg  
▲三年來的翻譯成果。左邊是文學小說&輕小說(有兩本尚未出版所以拿原書充數XD),右邊兩排是漫畫。 

前前後後加起來,進入翻譯這條不歸路也已經三年了(笑)。

從小愛畫畫的我,小時候寫到「我的志願」總是會寫漫畫家,後來發現台灣的漫畫家太難當了,加上五專並沒有藝術科系,於是我便選了同樣喜愛的應用日語科;有次日文課要寫一篇作文,於是我便改寫「我以後要當一個譯者」,只記得當時老師笑笑地對我說:「全職譯者不好當喔。」現在想想,老師當年說的話真是對極了(汗)

其實當我剛大學畢業時,並沒有想到踏上譯者這條路(應該說只是想想,並沒有真的付諸實行);因為還是喜歡畫畫,於是在朋友的介紹下到藝廊打工,參加了幾回創意市集,曾以為靠著自製產品可以闖出一片天,後來發現這其實難如登天(不過在藝廊時確實受到很多良好的藝術薰陶=w=+);後來在朋友的引薦下進入漫畫出版社當一名日文編輯,本以為會從此從小編當到老編,但在一次裁員風暴中我中標了,於是便誤打誤撞地靠著人脈踏入了夢想中的譯者之路。

如圖所示,這三年來我的小說大約翻了17本,漫畫則約30幾本,平均兩個月一本小說、兩本漫畫;我的速度並不算特別快,原因無他,就是我喜歡對每個句子鑽研再鑽研、力求翻出最「接近」(只是接近喔)信、達、雅的字句,這是我個人的龜毛,而這根龜毛有時也害我陷入趕稿地獄(苦笑)

有些譯者不喜歡回頭看自己翻過的書,我則相反,最喜歡在剛出書時跑到書店翻閱自己的拙作(明明只是譯者XD);我會看看編輯幫我改了些什麼,有時會看到責編大人把句子改得有點「微妙」,有時則慶幸責編將句子改得更美好,有時會羞愧地看到自己沒改到責編也沒挑到的錯字,心虛地祈求眼尖的讀者大人饒我一命XD

偶爾回頭翻閱自己早期的譯作,都會羞恥地痛罵自己:「你在翻什麼鬼!」不過看得到早期的缺點就表示現在有所進步,如果前前後後的水準都一樣,我反而會擔心自己是不是停滯不前(汗)

老實說,翻譯這工作真不是人幹的。你要忍受一整天坐在書桌前打字、查資料,要忍受某些作者的無聊流水帳,還得忍受久久來一次的稿費和無人可聊天的孤寂感;最重要的是,各家出版社的「淡季」和「旺季」似乎是一樣的,要麼一次來一堆書,不然就是半本都沒有!(崩潰)所以做這行不是無聊死就是累死。當然,你還得練就一身「厚臉皮投履歷大法」,否則萬一現在合作的出版社沒書給你,不就得喝西北風?(因此每個譯者幾乎都同時接好幾家,畢竟雞蛋不能放在同一個籃子裡嘛。不過行程表可得善加編排,萬一書都卡在一起造成趕稿地獄可就科科了)

但是,翻譯當然還是有好處啦!沒有老闆盯你、沒有複雜的職場關係、不用塞車不用淋雨、還可省下一堆通車費跟餐費!時間自由環境也自由,管你要翻一小時睡兩小時或是邊吃雞排邊翻譯都沒人管你。不過!勞健保自理、工作不穩定,若不是夠宅、時間管理有效率的人,做這行只怕會痛苦死。(遠目)

說了一堆,其實我還算滿意這個工作,畢竟翻譯是很有趣的:)
雖然偶爾會被無聊侵襲,還好有一堆豬瓜在旁陪伴(催眠)我;
最重要的是我有一堆時間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這算是別的工作所無法給予的優點吧!

唉,只是好久沒翻到有趣的書了,麻煩編輯大人丟本有趣的書給我啃吧(淚目) 


千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