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咚-」

  門鈴響了。

  啪噠啪噠。

  啪喀。

  「嗨∼」她對著我比出「YA」的手勢,便作勢要走入屋內。

  「等一下。」我拉住她。

  「你來幹嘛?」

  「找你玩啊。」她笑著說。

  (一怔)

  「好,我知道了。」我將她推到門外。

  「但現在有個問題。」

  「什麼問題?」

  我清了清喉嚨。

  「你知道現在是幾點嗎?」

  「不知道耶,我沒戴手錶。」

  「凌晨一點半。」我將戴著錶的左手舉起,指給她看。

  「這樣啊。」她推開我,再度作勢走入屋內。

  「等一下!」

  「幹嘛?問題不是解決了嗎?」

  我看了看她。

  「問題就是你啊!『你』!」

  「我有什麼問題?」

  「你為什麼要這麼晚來找我『玩』?」

  「因為我喝醉了!」(速答)

  「……同學,你的精神怎麼看都好到可以跑操場三圈。」

  「我真的醉了呀。」

  「可是你身上一點酒味都沒有。」

  「我看到你就醉了。」

  我將她推出門外,準備關門。

  「不要這樣嘛!這是對待Lady的態度嗎?」她擋住門。

  「我認識的Lady都不會在三更半夜跑到人家家裡人家『玩』。」

  「可是我醉了啊。」

  還在給我講這個!

  「好,就算你真的『醉』了,」我打開門。

  「不是更應該回家睡覺嗎?」

  「可是我是在這裡醉的啊。」她笑著指向地板。

  (沉默)

  「…你喝醉了,應該也沒力氣『玩』,還是回家休息吧。」

  「啊,其實我不是來找你玩的啦。」
  
  …那我剛剛聽到的那些都是夢話嗎?

  「我是來跟你一起睡覺的。」

  手反射性敲了她的腦袋一記。

  「好痛!」她伸手摸向頭部。

  「你說啥?」

  「跟你一起睡覺啊。」

  我皺眉,摸了摸額頭。

  「不太好吧。」

  「有什麼不好?」

  「你知道…兩個人同處一室…總是……」

  「放心啦,我不會吃了你的。」

  「但是……」

  「啊,難道你會吃了我?」

  「當然不會啊!」極力反駁。

  「這不就好了?」

  「唉,」
  「你不會覺得自己太沒防備了嗎?」

  「唉呦,你真的想很多耶。」

  「天氣冷,來朋友家一起睡當然比較溫暖啊!」

  「有必要把人與人之間的往來想得這麼複雜嗎?」

  「也是。」我笑著說。

  「可以進去了嗎?外面好冷喔。」她雙手抱胸,瑟縮著身體。

  「嗯。」

  我讓她進來,隨即把門關上。

  啪喀。

  「哇∼裡面好溫暖喔!」

  「我的床很小,可能不是很好睡喔。」我走在前面,領她進我的房間。

  「沒關係,」

  「這樣要吃了你比較方便。」

  我回頭。

  「啊?」

  「你被騙囉。」

  她微笑著朝我走過來。

  「如何不被看似柔弱的女子吃掉,」

  「第一課-」

  (親)



全站熱搜

千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