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帶你回家。」

  「啥?」

  我微微笑。

  她放下手中的餐具,翻開旁邊的MONMON雜誌,手指輕撫頁面,追尋上面的
日系可愛女孩。

  「我上次看到有人穿這一……」

  「要不要跟我回家?」

  她抬頭看了看我,倏地將身體躺進沙發深處,右邊嘴角微微上揚。

  「你是認真的嗎?」

  「我比要闖空門的小偷還認真。」

  她笑了出來。

  「我們才第一次見面耶。」

  「所以呢?」

  「而且也只聊過幾次天。」

  「然後?」

  「重點是…我們是網友。」

  「帶第一次見面的網友回家有違反憲法嗎?」我笑著問。

  「沒有。」

  「那……」

  「你是想跟我一夜情嗎?」

  「不。」

  服務生走過來,問我們要不要加水。我搖了搖頭,瞥了一眼坐我對面
的女孩;她用雙手比了個「叉」,服務生於是拿著水瓶走開了。

  「在我家可以做很多事。」

  「比如?」

  「我們可以一起聽音樂、一起看DVD、一起打電動、一起聊天、
一起擁抱、一起把對方的衣服脫掉…」

  「等一下,」

  「或是一起睡覺。」

  「所以果然是一夜情!?」

  「不是。」

  「…這是一種文字遊戲嗎?」

  「不是。我只是想說明得清楚些。」我笑道。

  「…可以用孑孓也能了解的方式說明嗎?」

  「因為你很可愛,」

  「所以我想把你帶回家。」

  下午的陽光增強,朝裡面射進了一道光線,恰巧映在她臉上;她下意識地
將臉移到另一邊,對著外面的陽光皺了皺眉。

  「帶回家之後呢?」

  「可以從事上述的活動。」

  「包括脫衣服跟睡覺?」

  「是啊。」

  「………………」

  「有一點我要先澄清,」
  「我帶你回家絕對不是為了脫衣服跟睡覺。」

  「但是它們出現在範例中了。」

  「如果情況允許,從事這兩種活動也是有可能的。」

  「我很想打你。」

  「我知道。」(笑)

  她嘆了口氣,帶著有點困惑的眼神看著我。

  「你喜歡我嗎?」

  「我不知道耶,畢竟才第一次見面。」

  「可是卻想帶我回家,而且並非一夜情?」

  「因為你很可愛。」
  「我只是單純想帶你回家。」

  「就像在路邊看到可愛的小動物一樣?」

  「不是,」
  「就像在餐廳見到約出來吃飯的可愛女孩一樣。」

  「我不懂。」

  「這不需要懂。」

  「我該帶著什麼樣的心情去你家?」

  「回家的心情?」

  「…是你家耶。」她笑道。

  「沒錯啊。」

  「也是。」

  她拿起湯匙,撥弄了杯裡的紅茶。

  「你家有沒有香香的味道?」

  「跟你的可愛一樣香。」

  她再度將身體埋進沙發裡,雙眼定定地望著我;我將身體靠向前,
饒富趣味地看著她,以及她映著陽光的微笑。


全站熱搜

千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