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個殺父仇人。

  我日夜跟蹤,
  總有一天要他償命。

  星期一,他吃漢堡。
  星期二,包子油條。
  星期三,公園溜狗。
  星期四,買了一瓶瀉藥。
  星期五,門口跌倒。
  星期六,打電話給六姨媽問好。
  星期日---

  「小姐,我知道你注意我很久了。」

  他步步逼近,帶著一股不尋常的氣息;
  我握住暗藏的武器,等待一場壓軸的---

  「妳的心意我很感激,但我已經有女友了。」

  (拍肩)


  殺父仇人就這樣遠去。


  復仇的女孩,

  被留下來與一地的屈辱一起。


創作者介紹

虛偽的美麗

千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冷咩
  • @@

    看了好幾次..
    還是被那幽默貫串全身..

    PS 新家很讚
  • 其實這篇是以"無力的感傷"為主旨說=D=a
    但我喜歡"被那幽默貫串全身"這個說法(大拇指)

    千森 於 2007/09/17 02:2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