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2/26

我真的沒想到,我們怎麼會一點都不尷尬。

今天傍晚補習時,原本我還想著遇到小佩時要用什麼樣的表情來面對她,結果她一來,先是給了我一個微笑,然後朝我頭上一拍,說了一句:「嗨!繼續快樂的補習生活吧!」

怎麼回事啊?

就是這樣,今天一整天下來,小佩的態度都沒有半點不對,也沒有提到一滴滴關於昨天那個吻的事,從見面開始,直到下課。

補完習後,我們去了附近一家麵館吃麵﹔我叫了牛肉麵,而小佩叫了一碗排骨麵,我懷抱著一整天累積下來的眾多疑問,想著是不是要跟她說開而煩惱不已﹔而她則是不時拿起筷子湯匙在那饒富趣味似地玩耍,偶爾看看別的客人的吃相,遇到吃相滑稽的還會在那模仿一番,不然就是自己一個在那竊竊地笑。

麵來了,小佩終於不再觀察其他客人,開始安靜地吃麵。一開始先加醋,這是她的吃麵第一道手續,聽說是最近才發展出來的﹔再來加胡椒,加個三四「搖」(『搖』是她自己發明出來的量詞,她說反正胡椒罐不就是拿起來搖啊搖啊的,不然要叫什麼?)然後開始均勻攪拌,這時先吃個兩口,感受一下滋味,再來才加辣椒,說是這樣才能分辨出加辣椒前和加辣椒後不同的感覺。

我說:「那妳為什麼不在加醋之前先吃一口呢?首先,加了醋和胡椒之後不就是已經讓它跟原味不一樣了嗎?」

小佩理直氣壯了起來。「因為要加了醋和胡椒才會有『成品』的感覺啊!沒加醋和胡椒的『麵』哪叫『麵』啊!」

隨即她馬上吃了兩口的麵,表現出一副很滿足的樣子,我也無奈地低頭開始吃我的麵﹔莫約安靜了30秒左右,小佩邊嚼著麵邊看著旁邊送麵老闆身影,接著突然回過頭,對我說出這句話。

「妳知道嗎?我不隨便吻別人,也不隨便讓人家吻的。」

我楞了一下。

「我也是啊。」

小佩笑了笑。

「可是呢,我覺得有些時候,」
「一個吻能成為一個很美好的回憶就夠了。」

「而且。」她頓了頓。

「我那天告訴妳的,都是真的。」

小佩舀起一瓢的辣椒。

「我真的喜歡女生。」

她泛起了自信的微笑,將那瓢辣椒輕輕倒進排骨麵裡。

「妳看~!哈哈,這才是真正的『完成品』~!」

我看著小佩,她的表情像是全世界的幸福都在那碗排骨麵裡面一樣,笑得好開心。我知道,小佩不是懷著隨便的心情接受那個吻的,她並不是能將一個吻看得如此輕鬆的人﹔但我也想著,小佩會說出這樣的話,是不是因為她在心中告訴自己,
「這個人喜歡的是那個叫做『Ain』的女生,不是我。」

這一瞬間,我突然感覺到,小佩是置身何等於我高不可攀的境界,而我,又是何其渺小、卑微。


創作者介紹

虛偽的美麗

千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