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時候會突然眼睛痛。

  「痛。」

  我用力地眨了一下眼睛,豆大的淚珠順著臉頰畫出一條軌跡。

  滴答。

  「你眼睛又痛了?」她問。

  「嗯。」慌忙地尋找面紙,抽了一張。

  「怎麼老是這樣?」

  「慢性結膜炎。」我用面紙將臉上、眼眶的淚珠擦乾,並在眼睛周遭
輕輕按摩,試圖減緩這難忍的刺痛、熱癢。

  「我看看。」她放下書本走了過來,移開我的雙手。

  「你眼睛紅紅的耶。」

  「嗯,好像都會這樣。」

  「我去弄熱毛巾幫你熱敷。」

  我閉上眼睛,將身體攤在床上;眼睛仍然痛癢,但我盡力不去想這件事。
我聽到她的拖鞋聲,啪噠啪噠。有時候會覺得這拖鞋聲很吵。

  拖鞋聲停了。

  嘩--

  嘰。

  啪噠啪噠。

  「熱毛巾來了。」

  「謝謝。」

  我將熱毛巾敷在我的雙眼上。

  喀-

  啪啦。

  我感覺到她坐回椅子上,翻開書本。

  「明天要出去玩嗎?我上次在網路上看到一家評價很好的燒肉店。」我說。

  「可是我考試近了,不太想出去耶。」

  沙沙。

  「是喔。」

  寫字的聲音。

  「你最近都在幹嘛?」

  「讀書啊,」帶著一種「明知故問」的失笑聲。
  
  「還能幹嘛。」

  沙沙。

  「嗯。」

  「我聖誕節要加班。」

  「我知道。不是每年都這樣?」

  啪啦。

  「那你聖誕節要幹嘛?」

  「在家讀書啊。」

  「不會覺得有點空虛?」笑著問。

  「我快要考試了耶。」微慍。

  沉默。

  「我上次把那本書看完了。」

  「然後呢?」

  「覺得很感傷。而且對於他們最後的所作所為…不太能接受。」

  「不然你覺得還要怎樣?」
  「本來就是這樣啊。」

  拿開毛巾。

  燈光變得異常的亮。

  「熱敷完了?」她回頭看我。

  「嗯。」

  她把毛巾從我手上接走。

  喀-

  啪達啪噠。

  我起身,跟隨她走到浴室門口。

  嘩--

  「我想回去了。」

  嘰。

  「你要回去了?」

  「嗯。」
  「還有一些事情得做。」

  「喔。」

  嘩--

  我看著她。

  嘰。

  「…幹嘛?」

  「…………」

  「沒事。」

  我走向房間。

  「啊,對了。」

  回頭。

  「你上次放在我這的書記得帶走。」

  「嗯。」

  回到房間,收拾好包包,穿好外套。

  外面好像有點冷。

  我拉著外套拉鍊,將它拉到最頂端。

  嘰--


創作者介紹

虛偽的美麗

千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腿腿
  • 不知道為什麼,看了這篇
    會想到上一篇您看惡童當街感想中
    提到的冷感。

    我喜歡這篇(笑


    (從報台淺水半年多第一次浮上來的人)

    我不是偷窺狂:D
  • 你是我這篇文章的第一個回覆者耶!
    我還想是不是大家都看不懂XD

    偷偷訂正錯字,是"潛(二聲)"水:p

    千森 於 2007/12/31 12:19 回覆

  • 白
  • 我是第二個~

    同標題~
  • 歡迎歡迎.

    千森 於 2008/01/14 03:46 回覆

  • 大寶他娘
  • 看第二次才有那個FU~
    應該還算是有慧根吧。
  • 有沒有慧根我不知道,
    但遇到能與自己的文章有共鳴的人總是高興的:)

    千森 於 2008/01/18 00:10 回覆

  • 嗯哪
  • 感觉像某种实验派的小品剧。
    冷静而充满回声的空间的感觉。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