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先生生氣了。

  晚上和貓先生一起出門吃晚飯,由於實在想不到要吃什麼,我們便就近找了一家韓國料理店。店內裝潢還不錯,雅緻怡人,牆壁也不免俗地貼上了半面明亮照人的鏡子;我選擇裡面,貓先生則選了面對鏡子的位子(我猜是因為他想一邊吃飯一邊注意自己的儀容)。因為貓先生從來沒吃過韓國料理,所以對裡面的菜色自是興奮異常;左看右看之後,我點了石鍋拌飯,而貓先生則點了泡菜鍋。

  菜色到齊,貓先生高興地喉嚨不自覺發出輕微的咕嚕聲(雖然本人否認);他伸伸爪子,拿起筷子優雅地夾起一塊泡菜,並配上一口鍋裡的湯-

  就在那個瞬間,貓先生的表情變了。

  我要先說明的是,貓先生並不怕辣、酸或燙(這點和其他貓不同),所以他的變臉並不是因為食物不合胃口;由於他一直維持異樣的表情直視前方,於是我反射性地看向了身後的大鏡子。

  「我的嘴巴周圍塗上了一圈口紅。」

  我聞言轉頭,仔細看了看貓先生,果然他的嘴巴周圍的白毛全都沾上了紅色的醬汁;若要以他的立場來形容,看起來就像「精神異常者的化妝舞會」,而且是在換衣服時把粧弄花後照樣穿著沾上粧的西裝去參加舞會的那種。

  「讓我一個人靜一靜。」

  說完後,貓先生迅速拿起帳單到櫃台結帳後便快步「走」出店外(英國紳士不能慌張地在馬路上奔跑),開始他的「調適心情之戰」(簡單說就是鬧憋扭)。

  回到家後,我看到他剛洗完澡,穿著睡衣呆坐在客廳沙發上;正當我要開口,他突然回神,將眼光望向我這邊。

  「拜託你,看在我們朋友一場,請你答應我一件事。」他語重心長地說。

  「什麼事?」

  「這幾天不要講到『泡』、『菜』跟『鍋』這幾個字。」

  「啥!?」我睜大眼睛。

  「拜託你了。英國紳士是不隨便拜託人的。」

  「…絕對不能講到嗎?」

  「絕對不能講到。」

  我想了想。

  「那『泡芙』要怎麼講?」

  「這幾天就不要吃泡芙吧,當然泡麵也是。」

  「那『菜』呢?吃飯時一定會用到吧?」

  「你要講蔬菜的話,就講『vegetable』啊!我是英國紳士,這點英文我還聽得懂;不然你就講空心、花椰、高麗…就好啦,而且講起來還比較省時!」

  「…那姓『蔡』的呢?」

  「不要跟他們做朋友。」

  (大驚)

  「以此類推,姓『郭』的也不要和他們做朋友;至於『鍋子』,你就說『裝湯的容器』就好了。當然你要說『裝醬汁的容器』也可以啦,英國紳士很隨和,可以接受各種表達方式。」

  「…你現在說的話就很不隨和。」(小聲)

  「你說什麼?」

  「沒事。」(微笑)

  我轉頭,正想走回房間-

  「對了,」

  「我剛『泡』了一壺茶,你先來喝喝看。冰箱裡的蔬『菜』沙拉順便把它吃掉,因為狐狸小姐說明天會拿一『鍋』義大麵白醬給我們,所以冰箱要先清理一下。」

  「……………………」

  「怎麼了?」

  「你是健忘還是心胸寬大不記仇?」

  貓先生想了想。

  「我是優雅的英國紳士。」(微笑)

 

喜歡這篇文章嗎?別忘記推一個喔!>D<
         ↓↓↓

創作者介紹

虛偽的美麗

千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