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完全沒有變呢。」

  「啊?」

  晚上七點整,我和女友在家裡吃飯。我們很少出去吃,大部分都是她在家做幾道簡單的料理,呼嚕呼嚕地幾下就吃完。

  電視默默地上演著抗議的最新連線報導,有個人嘰嘰喳喳地說了幾句話。

  「什麼東西沒有變?」我轉頭。

  「你啊。不管是失眠之前或是失眠之後,都完全沒有變,完全是同一個羊先生。」

  「妳的意思是,我應該變成綠蠵龜先生?」

  女友笑了笑。

  「真的一點都沒變。」她低頭,翻動了幾下盤中的花椰菜。


  「你為什麼會失眠?」


----------------------------------

  我不知道女友那句話的意思。

  為什麼會失眠?我自己也很想知道啊。這對我來說也很困擾的,黑眼圈比熊貓還重(我已經被熊貓伯嚴重警告不可以Cosplay他),每天昏昏沉沉(不過後來好像習慣了?),最可怕的是:我竟然活生生比別人多出一倍的時間!

  事情是這樣的:剛開始失眠的那一個月,我每天都在床上輾轉反側卻苦於無法成眠,夜夜都這樣睜眼看著天花板直到天明;後來我索性放棄睡覺,想利用這段時間來做些有意義的事,於是……

  我把白天的報紙拿出來,選了一支0.3的簽字筆,幫全部的字重描一次邊。

  不必揉眼睛,你沒有看錯。

  我打開檯燈,戴上眼鏡,仔細地幫每個字一筆一劃地描邊……直到太陽升起。

  你或許會說:「這樣做有什麼意義?」沒有意義啊!當然沒有意義,這只是個單純可以打發時間的遊戲罷了(如果算得上「遊戲」的話)。或許你認為我可以看書、打電動、看影片……等,但很不巧,這些活動我全都不喜歡,正確來說,其實我並沒有什麼特別喜歡的「興趣」。

  沒有興趣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我還是過了26年順順利利的生活、交了女朋友,而且還有一份可以求得溫飽的工作。

----------------------------------

  時間是11點,女友已經睡了。我換上睡衣,心想:該是拿份報紙描邊的時候了。
  
  正當我打開檯燈、戴上眼鏡,正準備著手我的例行「遊戲」時……

  「叮咚。」

  有人按門鈴。

  我抓了抓頭,心想:誰這麼晚還來拜訪?雖然心裡覺得有點奇怪,但我還是隨手抓了一隻掃把(這是當時屋內唯一可以當作武器的東西),把門打開。

  「您好∼」
  「要不要買個枕頭?」

  出現在眼前的,是一隻狐狸。他西裝筆挺,鬍子乾乾淨淨;臉上戴著知識份子象徵的銀框眼鏡,手上的似乎還是所費不貲的名牌手錶-以推銷員來說,這打扮真是高檔得過份。

  「你說啥?」

  「買枕頭啊。如您所見。」

  他指向身後的一台托車,上面擺著數十個同樣顏色、沒有圖案,並且用色難看的枕頭。

  「現在的整人節目都錄到這麼晚嗎?」
  「為什麼我非得在晚上11點、大家都進入夢鄉的時候跟你買枕頭不可?」我指著我的手錶,雖然它只是在夜市買的250便宜貨。

  「因為您睡不著啊,羊先生。」他咧嘴笑著。

  我心頭震了一下。

  「……你知道?」

  「這鎮上沒有人不知道啊,羊先生。」

  「喔……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只要用了這枕頭,就可以睡著?」我懷疑地看著他。

  「我倒不是這個意思。」他將手放在身後的枕頭車上,無意識地摸著上面的醜枕頭。

  「我的意思是……您很適合做枕頭推銷員喔,羊先生。」

  「啥?」

  「枕頭推銷員。很不錯吧!反正您也睡不著,把白天的工作辭了,晚上在漂亮的星空下悠閒地拉著拖車散步,不是很好?」

  我手一推想要把門關上,但狐狸一個箭步拉住我手中的掃把,將它卡在門縫中間。

  「你幹什麼?!」我嚇了一跳,瞪著眼前的狐狸。

  「別緊張嘛,」他笑著,將臉靠了過來。

  「你知道你為什麼會失眠嗎?」他放慢語氣,瞇著眼睛對我說。

  「什麼?」

  「因為你的生活太.無.聊.啦!」

  我往後退了一步。

  「你一出生就是個無趣的人,沒有什麼特別的優點,但也沒有什麼惹人厭的缺點。沒有什麼擅長的事情、沒有什麼興趣,生活一直都是中規中矩;在學校甚至連遲到都沒有過,因此每學期都拿全勤獎,但這也是你這輩子唯一得過的獎。出了社會後生活仍然沒有任何改變,找到一份普普通通的工作、交到一個普普通通的女朋友、連每天吃的、穿的也都是普普通通。你26年來過的都是比水還淡的生活,但你從未為自己的生活感到不對勁,每天照樣吃喝拉撒睡,也幾乎不生病,每天渾渾噩噩過日子,醒著就像睡著一樣。更可怕的是……你居然從來不做夢!不過,你不覺得你的生活跟夢沒兩樣嗎?一點實感也沒有嘛。」

  「…………」

  「嚇到了吧?想不到我居然比你還了解你自己對不對?我也不知道耶,也許我是神?哈哈!」

  「所以你開始『失眠』了。」

  「也許是你的潛意識終於發現自己生活太無趣,於是想來點新鮮的……所以就讓你失眠啦!不過沒想到你這混帳居然過沒多久就習慣了,還開始玩什麼無聊的『報紙描邊遊戲』……」

  「為什麼你連這都知道?!連我女友都不知道的!」

  「我就說啦,因為我是神嘛……哈哈!」

  我瞪著他,但手心忍不住冒出了冷汗。

  「開玩笑的啦。放輕鬆一點嘛。」他拍拍我的肩膀,嘴上浮出不太誠心的微笑。

  「所以呢。」
  「來當本公司的『枕頭推銷員』吧。」

  「……當『枕頭推銷員』有什麼好處?」

  「好處可多著呢。」
  「第一,是可以讓你完全不用睡覺。就算一整年不睡覺健康也不會出問題,腦袋也可以保持清醒;腦袋昏沉的毛病也可以治好,不過黑眼圈可能就沒辦法了。但你不用在意啦,這樣還滿有特色的。」

  我繼續聽他說話。

  「再來,是可以讓你過完全不一樣的生活。」

  「完全不一樣的生活?」

  「當然囉。別人白天工作,你晚上工作;別人白天睡覺,你則是整天都不用睡覺,而且還可以在萬籟俱寂時一個人出來外面散步,獨享美好的星空跟空氣!」

  「月薪我們按月支付,你只要負責晚上帶著枕頭出來散步就行;不必受老闆的氣,不必每天準時打卡、影印、開催眠會議、聯絡廠商、聽顧客抱怨沒用的廢話……這麼好的生活,你說哪裡找呢?」

  「……聽起來好像不錯。」我有點心動。

  「可是……」
  「要是枕頭沒有賣出去,該怎麼辦?」

  「關於這一點呢……」他推了推鼻樑上的銀框眼鏡,咧嘴笑著。

  「沒有賣出去的話,就要當一輩子『枕頭推銷員』囉。」我一回神,他已經不知從哪裡拿出一條連結拖車的腰帶,扣在我腰上。

  「什麼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呀,羊先生。」
  「在找到下一個買主之前,這條腰帶是拿不下來的。」

  「你開什麼玩笑?!把它給我解開!」

  「羊先生,勸您別白費力氣了。除非找到買主,否則這條腰帶就算用火燒、用電鋸……也是弄不壞的,當然,我也無法解開。」

  我怒不可遏,飛身撲向狐狸,卻被他一個轉身閃開,重重地跌在那車難看的枕頭上。

  「……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為什麼啊?」

  他偏了頭,對我笑了笑。

  「因為你很『無趣』啊,羊先生。」

  他往後一跳,沒多久就消失在靜謐的黑暗中。我抓起其中一個枕頭,用力丟向遠方的草叢堆,只換來輕微的沙沙聲;抬頭一看,天空黑得像一塊沈重的鉛,但點綴其中的星星卻依然閃耀、動人。

 

延伸閱讀:枕頭推銷員


創作者介紹

虛偽的美麗

千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icarol
  • 喜歡~寧靜帶著悲壯

    如題
    附帶一提
    文中有處應為"怒不可遏"
    若有冒犯請見諒
  • 啊,真的耶!>"<
    謝謝提醒^^

    千森 於 2008/05/15 23:4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