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到草原上,看到一個穿著澎澎裙的小女孩躺在斜坡上。兩手交握,平穩地放在腹部上方;右手的無名指,可以看到一個鑲著綠寶石的戒指。

  「小姑娘,」
  「想必妳就是大名鼎鼎的『殺人者』吧?」

  我走到她身邊,低頭向她打招呼。潔白無暇的肌膚,好像輕輕一吹就會劃破似的。大而冷漠的眼睛,靜靜地瞧著天空;與她身形不成比例的紅寶石耳環,誇耀似的附著在她的左耳耳垂上。

  「你擋到那朵雲了,」
  「可以讓開一下嗎?」

  她連瞧都沒瞧我一眼,不含任何感情的說著。

  「什麼雲?」

  「你不必知道。退後兩步。」

  我怔了征,但仍是象徵性的向後退了兩步;試探地看了看她的表情,似乎柔和了一些,想必是被我遮住的雲又完美呈現在她眼前了。

  「我來這裡,是想請妳幫我殺一個人。」

  我打開手提包,從裡面取出一張照片,拿在她的面前。

  「這個人是我母親。」

  就像從深深的睡眠中醒過來似的,她離開了雲的世界,看了看我,又將視線移到那張照片上。

  「可以嗎?」我懷著一絲不安的問。

  「可以。」

  她吐出這句話後,便又將注意力移到天空,如同失去知覺一般,動都不動。我鬆了口氣,將照片輕輕放在她的身旁,離開斜坡。




  「小誠,」
  「你回來了嗎?」

  我一走進門,便看到椅子上的老婦緩慢地站起身,皺巴巴的臉露出一副可憐兮兮的笑。枯燥的嘴唇,蓋住的是去年剛配好的假牙;藏在兩排牙齒後面的黑洞,似乎有成千上萬隻蛆蟲在蠢蠢欲動,隨時準備啃噬這蒼老、即將腐壞的身體。

  「我不是跟妳說過了嗎?」
  「不要再叫我小誠!」

  我衝過去,將這衰老的軀體壓回椅子上。

  「可是…媽媽一直都是叫你小誠啊…現在要我改,也改不過來啊…」

  我張大眼睛,狠狠瞪著眼前面容驚慌、顫抖著的老婦。

  「媽.媽?」我加重語氣,慢慢將這兩個字從嘴巴裡吐出來。

  「妳還知道妳是我媽啊?!」

  我用右手緊緊捏住老婦消瘦的左右臉頰,將臉湊近她。

  「妳兒子都快窮死了,妳怎麼不賺錢給我?!我都40幾歲了還失業,妳知不知道我日子很難過啊?!不是有一千萬保險金嗎,妳怎麼不快去死,好讓我領錢過好日子啊?!」

  我用力搖晃她,在她面前大聲怒吼。面前的老婦一句話都沒說,只是不停顫抖著,眼中汨汨地流出一道道溼熱的淚水。

  「妳哭屁啊!想哭衰我是不是?」

  我右手將老婦用力甩開,毫無防備的衰老軀體重重地跌坐在椅子上;我看了看她,從鼻息呼出一絲冷笑。

  「高興一點啊,」
  「妳兒子我快要大富大貴啦。」

  我看著日曆上大大的『國太人壽』字樣,不知不覺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晚上7點多時,門鈴響了。一打開門,發現我僱請的小女孩靜靜地站在門前,手裡還拿著一把銳利的白刃。

  「妳來這裡幹嘛!」我嚇了一跳,趕緊將門關上,低頭小聲的問她。

  「執行我的工作。」

  「妳瘋啦!這裡是我家耶,留下證據怎麼辦!」我慌張的說。

  「人由我來殺,你怕什麼?再說,你以為我會笨到留下證據嗎?」

  她瞪了我一眼,好像從她的瞳孔深處,可以伸出一把利刃把我無聲的殺害一般;我看看她手上閃閃發光的刀子,緊張地吞了口唾液。

  「好…好,就照妳說的做就是了。我相信妳是個專業的殺人者,妳可要好好替我完成工作。」

  她瞧了我一眼,突然又像發現什麼一般,將眼光移向我的身後。我轉過身,看到那個渾身枯槁的老婦,堆著滿臉窮酸的笑容,捧出一碗牛肉麵。

  「小誠…今天是發老年人金的日子,我記得你喜歡吃牛肉麵,所以就馬上買牛肉煮了一碗要給你…來,趁熱吃……」

  我瞬間怒火上升,衝上前去將那碗牛肉麵摔掉。老舊的碗公砸在牆壁上,裂成了好幾片;整碗的牛肉和麵條,像腦殼破裂的腦髓一般,骯髒地灑在白色磁磚地板上。

  「煮什麼牛肉麵?!有老年人金不會拿給妳兒子花啊?!操!我以為妳老而無用的只是身體,沒想到連腦子裡裝的都是爛掉的泥巴!」

  正要揮拳揍過去,卻發現脖子上有一絲微涼;低頭一看,一把銀白色的刀刃緊緊架在我脖子上,滲出了幾滴鮮血,流到胸前的白色衣襟上,擴散成一朵鮮紅色的小花。刀柄上的纖纖玉指握得沉穩而鎮定,我看著前方因驚訝而嘴巴微張的老婦,卻無法阻止豆大的汗珠從額上流下。

  「小…小姑娘,您別開玩笑了。您這是幹什麼呢?快把刀子放下…」

  她不發一語。銳利的刀刃,仍是緊緊附在我脖子上。

  「別鬧了,我是您的委託人啊…我委託您殺的是眼前這個老廢物,可不是叫您把這麼利的刀子架在我脖子上啊……」

  老婦人睜大了眼睛,眉頭緊皺,像是沒了魂一樣的看著我。

  「我改變主意了,」

  「我要殺你。」她在我耳邊輕輕呼出幾個句子,不帶任何感情。

  「別開玩笑了!為什麼要殺我?殺了我對妳有什麼好處?妳要殺也是殺這老廢物,我可是要付妳酬勞的人啊!」

  「因為你太沒教養了,」
  「我看了覺得不舒服。」

  「什…什麼沒教養,就因為這種理由……」我動著不停顫抖的嘴唇,好不容易說出這幾個字;銀白的刀刃隨著身體的顫抖,挫出了更多的血液,一行一行地往胸口流,點綴出了數朵鮮紅的花朵。

  「小…小姑娘,不,小姐…請您不要殺我兒子……」老婦人瑟瑟縮縮,驚惶地看著我身後的小女孩。

  「不行。」

  「他浪費了食物,而且還是我愛吃的牛肉麵。」

  我聽著小女孩語氣平靜地說出這兩句話,害怕得眼淚幾乎從眼眶滴落。

  「不過,婆婆妳放心。」

  她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開口朝老婦喊了一聲。

  「我會很有要領的將他喉嚨割斷,不會讓他出聲或是將妳的房子弄髒的。」

  我聽到這句話,正想大聲呼救,但隨即便感受到一股冰涼的感覺通過喉嚨。接著,眼前便一片黑,什麼知覺都沒有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別忘記推一個喔!>D<
         ↓↓↓

創作者介紹

虛偽的美麗

千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