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姊姊。」我來到和昨天同樣的場所。大姊姊仍然是坐在樹下看書,穿著漂亮的澎澎裙;夕陽照射下,她左耳上的紅寶石看來像個會發光的糖果。

  「請妳教我如何殺人。」

  她抬頭看了我一眼,便又將目光回到手上的書本。

  「拜託妳!」我懇求她,急得眼淚都快要掉下來了。


  我想殺了爸爸。


  「怎樣都可以啊。」大姊姊頭也不回的說道。
 
  「用刀子,用棍棒;用鐵絲,用枕頭;只要你有心,甚至連一顆彈珠都可以殺人。」

  「重要的是,」她突然把臉朝向我,直直的盯著我看。

  「不要說我,你也殺不了他。」


  「一輩子。」



  現在是下午5點多,太陽公公準備要回家的時候。
  天空紅紅的。
  今天,爸爸打了零工,剛領薪水。
  他剛剛喝完酒,睡得很熟。
  我帶了幾件簡單的衣物,還有從爸爸口袋裡偷偷拿出來的錢。
  大姊姊說我殺不了爸爸。

  我想逃離這裡。

  「乓!!」我不小心碰到擺在桌上的酒瓶,掉下來砸了個粉碎。

  「…吵什麼吵!嗯…?臭小鬼,你想去哪裡?!」

  爸爸醒來了。
  他看起來很生氣,揮手向我撲了過來。
  我打開門,向外衝了出去。
  我沒命的跑,死命的跑,連拖鞋掉了也不管它。
  好痛,我剛剛一定是踩到了碎玻璃。
  我的腳好像流血了。
  爸爸在後面大聲咒罵著,伴著他怒氣沖沖的腳步聲。

  「臭小鬼,你給我站住!你這怪物,我要殺了你!」

  我好害怕,我一定會被殺。
  爸爸還在追趕我。
  我跑到和大姊姊見面的草地上。
  紅紅的陽光,把我的眼睛刺得好痛。
  爸爸的腳步聲越來越近了。
  我看到了大姊姊,坐在樹下看書。

  「大……!」

  我的領子突然被重重的拉扯住。
  被勒到的是喉嚨,但是我的背卻突然一陣發涼。
  我快哭了。

  「你這怪物,被我抓到了吧!」

  爸爸用手把我重重的壓在地上。
  我流著眼淚,急速的抽咽以及胸口上的重量讓我有點喘不過氣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眼淚的關係,在夕陽下的爸爸看來非常模糊。

  「我要殺了你!」

  爸爸感覺非常生氣,但是看他的嘴型,又似乎是在笑。
  爸爸把手抬高,上面抓了一個看來又硬又重的大石頭。
 
  「碰!!」



  樹下的女孩子合起書本,緩緩地站了起來。

  她望向草地中央,一具屍體沉默在紅色的夕陽下。

  她走過去蹲下身,朝著屍體的臉仔細端詳。

  「…你好像真的殺了他了。」

  一個中年男子,一手重重的抓著自己的領子,一手拿著一顆大石頭,砸在自己的臉上;暗紅的鮮血染紅了身上的襯衫,以及旁邊的草地。



  「哎呀,你知道嗎?轉角的那家男主人聽說死在附近一塊草地上呢?」

  「好可怕!是謀殺案嗎?」

  「聽說是他自己拿石頭朝自己臉上砸下去的,應該是自殺吧!」

  「神經有問題呦!這一、兩個月都沒有看到他家那個臉上燒傷的小孩,聽他說是離家出走,但我看搞不好是他發酒瘋把他殺掉了也不一定!」

  「有時經過他家,還聽到他自己在跟自己對話耶!還有摔東西的聲音,唉呦,精神分裂症呦!」

  「好可怕,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喜歡這篇文章嗎?別忘記推一個喔!>D<

         ↓↓↓

創作者介紹

虛偽的美麗

千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mallo1206
  • 這讓我想到第五位莎莉呢^^
  • =w=+

    千森 於 2011/11/01 16:52 回覆

  • smallo1206
  • 看過嗎~~很好看喔~~^^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