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五點二十分時,我提著兩大袋的垃圾走到公車站牌附近的垃圾車巡迴點。

  過沒多久,天空開始下起綿綿細雨。行人們紛紛撐起雨傘,幾個高中男生開始興奮地奔跑,又叫又跳地跑過我面前。而我,因為沒有帶傘,雨下得又不是挺大,所以只是靜靜地站在原地。

  這個時候,我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

  大家都撐著傘。

  你知道嗎?是「大家」喔,不管是走路的人,過斑馬線的人,等公車的人,甚或是倒垃圾的人(除了我之外)-大家都撐著傘。

  不,我並不是說大家必須丟下雨傘,在雨中如廣告女主角般地漫步,然後頭髮掉光。

  只是當我看著遠方一排排撐著傘穿越馬路的人群,我突然有一種他們和天空隔絕起來的感覺。

  對,是「隔絕」。隔絕的「隔」,隔絕的「絕」,「隔絕」。

  什麼,你說聽不懂?算了,反正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覺得他們-

  應該說,他們「想把天空隔絕起來」。

  你說,他們想隔絕的是「雨」?這我當然知道,這點我還清楚得很。問題是,不管是隔絕天空或是雨,都是「隔絕」,就像討厭茄子跟討厭數學一樣是「討厭」的意思。大家在雨中撐傘,陽光下也撐傘,彷彿在毒氣霧中戴著防毒面具匍匐前進的德國士兵一樣。

  我知道酸雨和紫外線對人體的害處,把你的研究報告收起來。

  有一點必須告訴你的是,我在意的是「隔絕」這個行為,而不是「撐傘」這個動作。你了解嗎?就像你可以為了防止我誤會而事先告知我你將和某人一起吃飯,而不可以為了怕我生氣而瞞著我一樣。

  垃圾車來了。

  再見。


創作者介紹

虛偽的美麗

千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嗯哪
  • 很有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